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天刀燕我】醉


CP:燕南飞×少侠(男or女)

原著:《天涯明月刀OL》端游

时间:东海移花

 

又一次登上九华大佛的头顶,向下遥遥望去,沅江奔流不息,绿树郁郁成阴。身旁少年白衣翩然,眼神清澈,正等待着少侠为他介绍中原的美景与佳话。

 

少侠如今已是衣着华贵,气度不凡,四盟盟主皆与之论朋称友,行走江湖,人人都赞一句少侠于嘲天宫一役中立下的功勋。

 

这些年来,少侠有意避开的地方有几处,化清寺便是其中之一。可如今真的站在此处,倒也没有想象中的心潮翻涌。

 

江湖多风雨。一个人风里雨里闯过来,见得多了,心肠总会变硬。有些人不会再在午夜入梦,而那壶酒,也再不会让他在屋顶醉卧到天明。

 

“我说,你酒量也不差,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我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狼狈地歪倒在一地空酒罐子中间的人,大片酒渍染脏了他衣摆上绣工精致的暗花。

 

“是啊……”他拨开挡住视线的发,眼神锐利。这眼神我认得——那是一年前,他在嘉荫镇一家酒肆酩酊大醉时,被仇家派来的杀手偷袭重伤后,露出来的眼神。

 

我们相逢在那个雨夜,我拔刀相助,他与我结为至交。只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告诉我那日他喝成那样的原因。

 

此情此景,恰如当日。

 

“酒量好有时候是件令人烦恼的事,”他突然一笑,我看见他眼底的光芒倏地涣散开来,像狂风中终于坚持不住的蜡烛,“你看啊……即便是这副鬼样子,我也再没办法醉过去、好好地做一场梦了。”

 

 

送君桥头絮成雪,夜雨灯下鬓如霜。

故人已作浮云去,归燕不曾入梦乡。

—END—

PS.少侠可男可女。

 

迟墨长玦

2018-07-01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