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忠犬攻养成计划 #2018全国卷一#

瑶总曰:能让脸皮厚的人害羞,那才是真本事。

 

★梗:2018年高考作文全国卷一:写给未来的那个他。(严重偏题,请勿模仿!)

★原著:《魔道祖师》。CP:薛洋×金光瑶 ‖ 友情出场:聂怀桑。

★图:清浊(已授权)。

★现代,甜文,全程欢脱,没羞没臊的小情侣生活,啧啧啧。

——正文——

纽约时间上午八点整。

舒缓的钢琴曲从墙壁上隐蔽的音响播放口里流泻而出,厚重的布艺窗帘自动向两侧退去,阳光投过纱帘温柔地洒在窗前的地毯上,光斑随着空调的风向一晃一晃。

 

金光瑶睁开眼睛。

这么多年,他一直保留着良好的生活习惯,这样的习惯使他常常能在工作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十年前刚工作时,他甚至能够每天四点半起床,以保证浏览到的都是整座城市最新鲜热乎的资讯。

 

只要保持住一个习惯,就不会那么轻易堕落。

不过,习惯的养成过程,往往伴随着与自己的意志互打王八拳的痛苦。

 

金光瑶看了一眼床头的数字钟:A.M. 8:02。

他摸到放在钟旁边的手机和低度数的无框眼镜,用枕头给自己垫了个舒服的姿势,翻了翻国内总公司刚刚发给他的工作汇报。

 

现在的金光瑶不用早起了,事实上,如果赶上一个心情好的假日,他完全可以好几天不待在城市里,去找个海边的房子钓鱼。

 

人们总是自我安慰有钱人没有时间体验生活,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起早贪黑累死累活星O克不离手的那批人,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苦力,即便他们看起来更加光鲜亮丽。他们用没日没夜的工作换取高额的薪水和高耸的发际线,偶尔在朋友圈里看到他们用登山运动来放松一下自己被绷得快断掉的神经,而他们的老板——那些真正的资本家们,正在山顶的别墅门口遛宠物狗。

 

金光瑶忍不住笑了笑,给副总经理苏涉爬山的照片点了个赞。

然后他从满床狼藉中扒拉出自己的睡袍,昨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此刻睡袍就像一团乱糟糟的抹布,上面还沾了不少痕迹。金光瑶皱了皱眉,又拎出一件睡衣的上衣,不管怎么说,这件比他的睡袍看上去要好多了。

他拢了及肩的头发,穿起睡衣,动作很轻地翻身下床,绕了大床一圈都没有翻到睡裤。

 

算了,他想,反正上衣够大。

等金光瑶洗漱完毕溜跶回床边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小情人正靠在床头揉眼睛——光着上身,一些相当不和谐的红痕还留在他的胸口上。

 

金光瑶内心里老脸一红:薛洋比他小了近十岁,刚刚捡回来的时候还是十来岁的瘦弱少年,后来身材像柳树抽条一样地长,还练了线条漂亮的肌肉,然后……

然后就变着法儿地把自己往金光瑶床上送。

 

金光瑶确实喜欢男人,不过他以前更偏好温柔稳重那一款的,直到那次雨夜心一软让薛洋进屋洗澡换衣服——他才知道了“年下”的体验。

妈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小狼狗血气方刚身强体壮如狼似虎,床下脸皮就很厚,床上脸皮更更更厚,不论之前磨着人睡觉的时候怎么商量好的,一旦干得上瘾一概抛之脑后,即便金光瑶眼泪哗哗流也不肯停。这点让金光瑶每次都很气,把薛洋蒙在被子里打,可是薛洋甜言蜜语一大堆,下次还会犯。

 

金光瑶走到床边俯身捏了捏小狼狗的脸颊,小狼狗一个反扑就把他老人家扑倒在柔软的被子间,调笑的气息扑在耳边:

“没穿裤子……嗯?”

金光瑶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仅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身体还不争气地随着薛洋在大腿上摩挲的手兴奋了起来。

——看到没看到没?

——不仅衣服脱得到处都是、早上不刷牙就亲、说好的要节制永远不听……自己还拿他没办法!

 

淦!不是包养吗?还有没有点作为金主爸爸的尊严了?!

金光瑶没察觉到这种每天晚上同床共枕、一日三餐都在同一张桌上吃、还在朋友圈里幼稚兮兮地吵嘴在朋友眼里已经和谈恋爱别无二致,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薛洋仍是自己捡回来的那个少年。

——既然是自己给饭吃、又送他上学,那理所应当就是自己包养他咯。

 

……

下午金光瑶出席一个慈善拍卖会,在会场外遇到一个熟人——清河聂氏的二号人物,聂怀桑。

会后两人并肩往外走,闲聊了片刻。聂二少听说金光瑶“手下一个小兄弟不太听话”,顿时表明可以替瑶总裁“教育教育”。

聂家一向与黑道势力有往来。金光瑶有点方,赶紧不动声色地又添了几句:“他才多大,都是让我给惯坏了……要不还是不麻烦聂二少了”云云。

 

聂怀桑是纨绔中都能数一数二的大纨绔,看金光瑶神色,摇了摇刚拍到的宫廷羽毛扇,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原来是瑶哥‘惯着’的人……我自有分寸,您放心。这是在国外,调动人手不方便,我这次随行的人里有不少好手,瑶哥别跟我客气。”

金光瑶心知聂怀桑是有意卖人情给自己,于是答应道:“那可要麻烦你了,晚上我做东,有家华裔老板开的私房菜很不错。”

 

……

去死啊……聂怀桑出的是什么馊主意!?

金光瑶一边在薛洋的卧室里翻箱倒柜,一边在心里诅咒聂怀桑和昨天轻易答应聂怀桑的自己。

“喂,金总?您的朋友薛洋现在在我手里,识相的话拿他卧室里的好东西来换——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特么不知道啊!

金光瑶心想,这下子还得从薛洋卧室里搜刮一件让人信服的东西,以免他回来后露馅。

 

薛洋赖在金光瑶的卧室好几年了,他自己的卧室一直保持着原样。金光瑶坐在床边拉开床头柜,左翻翻右翻翻,最终,在最下面一层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厚厚的本子。

 

“……日记?”

想不到薛洋这个小崽子还有写日记的闲情雅致,金光瑶惊讶之下,翻开了它。

 

日记是薛洋十几岁的时候写的,大概是刚被金光瑶带回来两年之后。

 

20x1年12 月 5 日,雪

老子不想上学啊啊啊啊啊!

不过他今天穿了一件毛茸茸的白色大衣,特别好看。

下次试着抱他一下好了。(√)

 

最后一句旁边画了个括号,括号里还打了个勾,看起来计划已经得逞了。

金光瑶想起来薛洋确实打着“蹭衣服上的绒毛”的旗号抱着他蹭来蹭去。

 

20x2年2 月 10 日,晴

他今天车上带了个妖里妖气的女的。

那女的:冲他抛媚眼。

他:基本上没搭理。

2月12日:是他爸的小三。

 

这事金光瑶倒是有点想不起来了,他是老金总的私生子,被认回来的过程也是千辛万苦,在屋檐下过活,跟家族里的人都得低声下气。

老金总的大儿子是跟原配夫人生的,金夫人出身也很高,老金总惹不起,有个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也不敢让夫人和大儿子知道,所以替老爹接送二奶三奶四奶的活儿就落到了金光瑶头上。

 

金光瑶不记得当时车上送的是谁,不过着实被薛洋这仿佛破案一样的严肃感逗乐了。

 

往后翻啊翻,金光瑶发现,如果给这本日记起个名字,那十有八九可以叫《金光瑶攻略实录》——事实上薛洋还真成功了。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金光瑶母亲走得早,亲爹也不疼,后妈更不爱,从小没什么人把他像这样一样,珍而重之地对待,记录他的每一点喜好,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记住他自己都记不住的无数个细节……

这种事放在不喜欢的人身上叫毒唯,可是他们互相喜欢,就甘之如饴。

 

金光瑶轻轻舒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准备让聂怀桑放人。

一阵妖风从窗口吹过来,呼啦啦地把日记翻到了最后几页。

金光瑶随意瞟了一眼,然后睁大了眼睛:

WTF???!

 

最后几页纸上记了一大堆不和谐的东西,大概是当时薛洋感觉快要水到渠成了,得意洋洋地记了很多不知道从哪儿搜刮来的各种为爱鼓掌的准备工作,还清晰地标了一二三四,要在金光瑶身上解锁各种猎奇玩法,还立下了雄心壮志:要让金光瑶哭唧唧。

日记后面都是空白的,大概已经转移到手机或者电脑里了。

 

金光瑶吧唧按掉了即将拨出的电话。

小子,宠得你没边儿了吧?

 

聂家所属的仓库里,薛洋正坐在地上,一边吃水果一边和聂怀桑海扯。

聊到一半,聂怀桑起身接了个电话。

“瑶哥,放心人好好的……什么?关起来?……好的。”

聂怀桑挥挥手,一排保镖过来,拿走了水果盘,拷上薛洋,把他关到了一个小黑屋里。

 

“卧槽?聂二你有猫病啊?妈的,放手!”薛洋一路嚷嚷着被拖走,聂怀桑默默扶额,去门口接金光瑶。

 

大约二十分钟后,金光瑶的车停在了仓库门口,聂怀桑迎上去:“瑶哥,这、这是……?”

金光瑶笑眯眯地拿着一个厚厚的日记本,问道:“怀桑,你们这有中央喇叭吧?”

 

“20x1年6月6日,晴,今天他带我出去吃饭。他不爱吃的东西有:葱花,青椒,切碎的姜……”

“20x1年6月7日,雨,今天故意出门没带伞让他接。”

“20x1年6月8日,……”

黑衣小弟粗犷的声音透过中央喇叭扩散到了仓库区的每一个角落,甚至附近的街道都能听到。聂怀桑乐不可支,笑得趴在桌子上直抖,金光瑶则在小黑屋门口支了个茶几,悠哉游哉地喝茶,听着薛洋在里面大呼小叫。

 

念了两个小时之后,薛洋彻底骂不动了,小黑屋里传出宛如咸鱼的声音:

“金光瑶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金光瑶抿嘴一乐:“首先,以后我正经跟你说够了的时候,不许继续。”

充满心痛的声音答应道:“……好。”

“其次,以后要比我早醒,不许死赖着不起。”

“……你起太早了,九点。”

“成交。”

“第三,以后早上刷了牙才能亲。”

“……行行行。”

“第四……”

“妈的金光瑶你有完没完?”

“最后一条了!以后……朋友聚会要和我一起去。”

“……你以前不是都不让我去吗?说是怕暴露你和我的关系……”

“现在不怕了,怎么,敢不敢?”

“敢!怎么不敢!”

 

金光瑶把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扭。

咔哒。

“怀桑,可以叫停了……阿洋,我们回家。”

 

……

纽约时间上午九点整。

金光瑶享受了一个海盐薄荷味的早安吻,看着自己的忠孝两全男朋友正在衣帽间里挑衣服,准备和自己参加聂家的早午餐。

真是赏心悦目啊。金光瑶走过去,很色气地摸了一把薛洋的脖子和胸肌,随即被按在衣柜上狠狠地咬住嘴唇。

 

“喂……阿洋,停停……要迟到了……”

“不去了!”

“20x1年12 月 5 日,雪……嗯,老子、不想上学啊……不过他今天穿了一件,毛茸茸的白色大衣……”

“金光瑶!!!”

薛洋抓狂,金光瑶挪到一旁整衣服,一个劲儿地笑。

 

“明明是你先招我的!!!!”

空气清新,阳光明媚。

今天的洋哥,也十分委屈呢。

(END)

 

——阿玦唠嗑时间——

(1)其实最初构思了一个虐梗,后来想了想这是高考……我决定善良点=v=

(2)虽然改造的是洋洋,但是瑶妹也更疼他了呀!起床时间改到九点,[小情人]也升级成[男朋友]了~

(3)文中“温柔稳重那一款”并不是蓝大,只是用来和洋哥对比的。

(4)成美的肌肉是那种线条流畅的肌肉!不是大块大块的兄贵型!!

(5)喊阿洋不喊成美,因为这是现代文。

(6)怀桑对于扇子的执念啊,真是十分深重。以及我好喜欢腹黑的怀桑啊www又一次拉他客串了。

(7)贯穿全文的线索竟然是——“习惯”!大家要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啊hhhh~

 

高考结束了,暂时放松一下,无数甜甜的粮等着你哟=v=

评论 ( 22 )
热度 ( 94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