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天刀OL】鸿燕南飞应慕我 #燕我#


注意:HE!!人没死!!

【私设:】1.假设燕南飞和玩家已经两情相悦就差捅破窗户纸……没错我就是燕南飞迷妹_(:з」∠)_毕竟玩家是主角呀!(燕我党蜜汁自信x)

2.燕南飞没死,并且忽略原著里他的黑化部分,只写天刀OL情节版的燕南飞,大过年的来点治愈的~

主角:燕南飞,傅红雪,言间月(第一人称,谐音了我id前三个字(º﹃º ),当然也是五毒姑娘,嘿嘿w)。

客串:曲无忆,笑道人,路小佳,秦瘦翁(古龙先生笔下神医,情人箭人物,把他拉来打个酱油哈),公子羽,明月心(后两位番外出场)。

 

【正文:】

“你太累了,且调息片刻……”

看着燕大哥染血的白衣,我胡乱地答应着傅红雪的话,刚一坐下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人在一间简陋的草屋里,屋外传来几个熟悉的声音,我跌跌撞撞走到门口。

屋外除了傅红雪背刀而立外,还有一个白衣的年轻女子,身形娇小,身旁站着一个高出她许多的道人打扮的男子。

 

曲盟主?笑道人师兄?

 

“……公子羽终究太过自负,只以心剑诱燕南飞效力,却未料到,这世上除了他自己,还是有人可以在诸多机缘下练成心剑巅峰。”曲盟主侧头看向对面窗内攒动的人影,看不清表情,声音却极为平静。

“心剑巅峰?”笑道人插道,这是他感兴趣的话题。先前他下山问道,毕生所求不过“武学巅峰”四字,如今,多了一个曲无忆。

“练成心剑巅峰者,驭此招时因真气激荡,心肺俱移其位,于人的躯体来说是伤及根本,必定要减寿数,可是对于偷袭者来说……”

“哈,白云轩怕是做梦的都想不到,燕南飞竟然因祸得福,死里逃生!”笑道人抚掌道。

 

“死里逃生?!你是说,燕大哥他——没有死?!”我冲出去,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把抓住笑道人师兄的袖口。

“你醒了?”笑道人惊了一跳,赶紧把自己的袖子扯了回去,又迅速地看了曲盟主一眼。

“言姑娘醒了。我二人途径此地遇见傅大侠,听说你昏迷,故来探望。”曲盟主冲我微微颔首道,“傅大侠从神刀堂请来了神医,此刻正在那边屋中救治……哎,不能进去的。”笑道人一把拦住了我。

 

燕大哥没死,他没死!

一时间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多谢,多谢!……是、是哪位神医?”

“是秦瘦翁,叶开同路堂主带他为母亲疗养身体,正好在化清寺附近打尖。”一直在旁沉默的傅红雪开口道。

世上竟然有这样巧的事!

感谢上苍,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可,既然练成心剑巅峰,为何燕南飞还是败了?”笑道人转瞬一想又问,“我听无忆说过心剑的厉害。若燕南飞的确练就了心剑巅峰,应是不会在百二十招内败给傅大侠的。”

“难道……公子羽竟给了燕大哥假的心法?!”我忍不住问道,“那,会不会对燕大哥的身体有损?”

“言姑娘莫急,心法应该不是假的。”曲盟主道,清凌凌的杏眼直直看向傅红雪,“只是这个中缘由,我等不曾到过决战之地,还要请傅大侠解惑了。”

“心法是真的。”傅红雪答道。

“那……”

 

笑道人正欲追问,屋门突然被推开。我急急望去,只见一位老者稳步跨出门来,额上覆了一层汗,神色却很轻松,想必就是曲盟主口中的神医秦瘦翁。

“老前辈,燕大哥他——”

“小姑娘放心罢,你的小情郎性命无虞了,只是尔等须过两日才能进去探望。”秦瘦翁抚了抚长须笑道,“这剑伤及肺腑,只差几寸便一剑贯心,竟然救活了,老夫也是大开眼界,没有白来一趟啊,哈哈哈哈哈……”

“太好了!”听到燕大哥性命无虞,我欣喜不已,顷刻又反应过来这位老前辈竟然出口相当地直接,“我,我不是……”

 

“喂,老头,人家姑娘是叫你来救人的,你当是来看热闹的?”不远处走来一彪形大汉,头发打卷,不似中原人士,衣着饰物皆是粗犷之气,面容却极为年轻亲切,一边走还一边从腰间鹿皮袋里掏着什么往嘴里塞,嚼得嘎吱作响。

“路小佳你这小崽子,要是没有老夫,那小子只怕早就凉透了,还说什么看热闹!”秦瘦翁气得胡子一翘一翘。

原来他便是神刀堂主路小佳。

 

“言姑娘,你进去罢。”身旁突然响起傅红雪的声音,看着吵吵嚷嚷的一团,他也是一脸无奈。

“可是老神医说须过两日才能探望……”

“不过是怕众人吵嚷,再误伤病人罢了,我知你自有分寸。”

“嗯!多谢——”这话真无疑是特赦,我正欲推门进屋,又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傅大哥……你呢?”

“我便不去了。”傅红雪依然望向曲无忆和笑道人等人的方向,但我隐约有一种直觉,他只是在眺望远处的群山和盘山的小路。

“傅大哥……再不把燕大哥当作朋友了么?”我低声道。

傅红雪回过身来,眼神幽深。我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闷闷的,面对一个江湖上名望斐然的大侠、亦是我自云滇师门甫一踏入中原便仰其英雄事迹的人,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这句伤人的话问出了口。

因我深知,即使燕大哥选择了做公子羽的替身,他——还是把傅红雪当做自己毕生的朋友与知己。

而我……

 

“不。”

一个字,让我如坠冰窟。

 

“我明白的……傅大哥,珍重。”

强忍住鼻尖酸涩,我朝傅红雪屈膝为礼,并非江湖同道相见的抱拳,也并非后辈对于前辈致敬的躬身。

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的礼节。

燕大哥选择了这条不归路,便命定了承受此等结局;

而我的选择其实苍白无力……也只不过能在这湍急的乱流中,陪他一同承受罢了。

 

“不,既然他以燕南飞的身份来赴我二人的决战之约,我便认他作我的朋友——之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傅红雪道,末了又补充一句,“你也是。”

——那是我第一次听他说那么多话。

“多谢……多谢你,傅大哥!”泪水再一次不听话地滑落眼眶,我赶紧抹了两把,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如果是燕大哥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

……

“娘,傅红雪真是个英雄好汉,义薄云天!那他后来呢?去哪了?”

“他啊,当然是继续去行侠仗义了啊。江湖里,还有很多他的传说……”

“真厉害!娘,我也要练大刀!我以后要当个傅红雪这样的大英雄!”

“好~你呀,先跟着你爹把马步扎好吧,当心他回来又教训你。”

“爹出门啦,嘻嘻……”

“嘻嘻什么?今天的马步都扎了吗?就知道缠着你娘!”

“啊!爹——”门口声音一响,则鸿马上从我怀里跳起,一溜烟跑到屋后去了。

“你看你,把孩子都吓跑了。”我起身迎过去。

院落不大,但干净温馨,十几只鸡圈在屋前,墙角堆着新制的桃花酿。

篱笆外,一人含笑跨入,白衣胜雪,剑若蔷薇。

 

“那窝山匪可打探好了?”

“夫人有令,为夫定然全力照办。”

我白了他一眼:“当初待我处处循礼蹈矩的翩翩公子去哪儿了?现在倒是油腔滑调起来了。”

刚回身右手便被牵住,旋即被执起触碰在唇边:“只对你如此。”

“爹,娘,我马步扎完了,可以开饭了吗?我都饿死了!”燕则鸿从后院穿过中堂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打断了片刻旖旎。

结果自然是被他爹拎去练得很惨。

 

冬夜,月晦,星稀。

夜沉如水。

一黑一白两匹良马栓在门口,其中一只打着响鼻。

“鸿儿睡下了吗?”我不放心地问道。

“今天练功练得很累,此刻已睡熟了。”他声音里带着笃定的笑意,原是故意为之,“夫人的刀刃可还锋利么?”

“自然!”掌心自腰后翻出双刃,形如半月,弧尖泛过一抹冷光。五仙教弟子闯荡江湖,又岂能怠于习武,被人看了笑话去?

“那便去了!”说罢他一声呼哨,黑骏率先沿着山路朝山上奔去。

 

——山上盘踞着一窝悍匪,抢杀过路行商、山下农户,无恶不作。我们初到此地便听说其恶行,如今适逢良机,正好趁夜杀将上去——先取悍匪头目,其山寨不攻自破。剩下的,就交给随后的衙门官兵了。

 

“来了!”我也一纵马缰,紧随其后。

 

当年那一战胜负的缘由,傅大哥不曾告诉任何人,但是我这些年渐渐想明白:燕大哥之所以要败,是因为他想要败,让作为公子羽替身的自己“死”在傅红雪的刀下,抹杀他不堪回首的过去。

然后,重新开始。

 

与其处心积虑、痛苦挣扎,不如遵从本心,锄奸扶弱,快意江湖。

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

一切都很好。

(正文终)

 

BY  迟墨长玦

初稿于2016.12.25 03:22A.M.

 

P.S.1.【则】有效仿的意思,“则鸿”谐音“则红”,意思是燕南飞希望孩子能成为傅红雪那样的人。所以儿砸名字虽然听起来不帅但是意义还是很好哒(作者自我安慰中……)当然,题目中的“鸿”也是指傅红雪。

2.燕南飞自幼身世悲惨,从他的言行经历中可以看出,他渴望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人。他和公子羽的区别是,公子羽无谓做一个枭雄,他也不怕世人的评价;而燕南飞却想做一个大侠,并且为此不择手段——也许如果他出身世家,他也不会用手段来获得尊重。而公子羽的特别在于他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扯远了)所以设定了夫妻二人共同行侠仗义的结局,而没有写成完全归于田园,感觉这样的生活,他应该是喜欢的quq(想到游戏剧情哭唧唧)。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