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追凌】还让不让人吃鸡蛋了?!

CP:蓝思追×金凌

甜鸡蛋_(:з」∠)_放心吃

鸡蛋原型来自@ricoooo-太太,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那一天,金凌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颗蛋。

没错,一颗圆滚滚胖嘟嘟的鸡蛋……当然也可能是什么玩意儿的蛋。虽然还保留着浑身上下所有部位,但是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寸高、半寸宽、中间鼓的……水煮蛋?!

金星雪浪校服倒也还穿在身上,但由于如今的体型,校服的腹部被撑开一道口子,露着白花花的小肚皮。

 

“啊啊啊啊啊——!!!!”

听到金凌的惨叫,蓝思追赶紧从灶房里跑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盘青菜。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把金凌——现在是一颗蛋,拎到了堂中央已经摆满喷香饭菜的红木方桌上。

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危险,但是像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状态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能够凝聚的灵力也十分稀薄,“蓝思追你干什么?!!我、我是金凌!!你敢吃我我打断你的腿!!”大惊之下,金凌只有扯开嗓门拼命求救,喊得两颊涨红,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可能因为对方是蓝愿,他就没由来地特别委屈。

 

“阿凌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吃你呢?”蓝思追笑得温温柔柔的,还在他屁股底下垫了一方帕子,让圆滚滚的金凌坐得舒服些,“来,阿凌,用饭了。”

“……”金凌被吓到了,大颗眼泪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的。蓝思追的笑好像一道蛊,金凌晕晕乎乎地就接受了自己变成一颗蛋的事实,于是他坚持了自己的立场:“我不吃青菜!”

“不吃青菜?可阿凌就是因为不吃青菜才变得像如今这般……”蓝思追轻轻地戳了戳金凌白嫩嫩的肚皮——可能是水煮蛋的缘故,滑溜溜的特别好戳——随即换来对方的怒目而视,笑眯眯补充道,“甚是可爱。”

 

原来鸡蛋和人的区别只有肥瘦吗?!

金凌顾不上脸红,他震惊了。

适逢蓝思追夹了一筷子青菜过来,他别扭了一下,张口咬住,然而这片菜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大了,他只能一点一点费力地咀嚼着滑不溜丢的叶子,还不时有汁液沿着下颌流进衣领。

越吃越累,金凌嘴动了几十次之后就吃不动了,他仰头向后躺倒:

“再……再也不吃了……”

 

眼前一片恍惚,突然视线里的房梁变成了思追放大的脸,唇舌交缠代替了那片该死的青菜叶。

原来是梦。金凌差点哭出来,他抱紧蓝思追的脖颈,无比主动地回应起来。

已经吮得有些红肿的嘴唇被松开,隐约感觉两片温热的东西覆上眼角。

“怎么哭了?还有……什么不吃?”

“思追……我,我梦见我变成一颗蛋!你你你还逼着我吃青菜!!”不问还好,一问金凌更委屈了,扯着蓝思追的抹额使劲擦眼睛。

 

蓝思追笑了,他摸摸金凌的头。

“阿凌做噩梦了?我怎会逼着你吃青菜?”

金凌撇嘴。

蓝思追凑过去扣住下巴轻轻一吻,道:“可是,我们本来就是蛋啊。”

“……啊?”金凌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只见眼前衣衫不整的蓝思追瞬间变成了一颗全副武装的蛋,蛋的额头上还绑着蓝家的抹额。金凌看着,目瞪口呆。

突然,思追蛋的某个不好说的部位的壳“啪”地掉了一片,蓝思追低头看看蛋身上正在突起的一块,有点脸红地摸摸后脑:“阿凌……我……要不我们……?”

金凌快晕厥过去了,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也变成了一颗蛋,然后被思追蛋按着啪啪啪啪啪啪……股间都是黏黏的蛋清。

 

“啊!”金凌又一次被吓醒,这次是在床上,枕边没有人。

腰很痛,腿也很酸,显然昨夜两人肯定发生了些情难自抑之事。

但,

小爷怎么知道昨夜睡在身边的是思追还是一颗蛋啊!!!

他惊悚地掀开锦被,还好,自己是正常的。

正堂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金凌揪着被子不敢出声,生怕滚过来的是一颗蛋。

“阿凌醒了?是否要再休息一下?”正常的思追出现在门口,感谢金家列祖列宗!

 

桌前。

“阿凌,这枚水煮蛋给你……阿凌?”

金凌飞奔而出,冲到外面狂吐不止。

同天。

“老祖前辈,阿凌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特别爱吃青菜……我学艺不精,想请您帮忙看看……”蓝思追在寄给蓝家的家书里,如是写道。

END

迟墨长玦

2016年7月4日 03:06A.M.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