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恨生

CP:兰陵双花(薛洋×金光瑶)

*部分场景原文有出处。人物属于亲妈,OOC归我。

*大概是一个早已注定的……两人最终走向分裂的结局。因为彼此太过了解,而且都对世界缺乏信任感。至于为啥苏涉对瑶妹那么死心塌地,可能是悯善兄比较单纯2333瑶妹和洋洋多精啊w

 

【正文】

薛洋退后一步,不动声色地扶住自己的左臂——上面已经被“恨生”绞出了七八条狭长的伤口,鲜血淋漓,浸透了袖管。右手掌心布满黏腻冰凉的汗,他紧了紧手中的剑,用袖口掩住因为拼杀太久而微微发抖的手指。

他的“降灾”固然阴气森然,终究敌不过对方软剑的灵活诡谲。何况用剑的人,是金光瑶。

而他的狠辣在眼前这个看似白净讨喜的男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汗珠从额头涔涔滚落,模糊了视线,眼前金光瑶的表情似乎是坚定且愤慨的:

“薛洋此人,屠观灭门,滥杀无辜,无恶不作,人神共愤!金家断断不能再容此邪魔歪道,使夷陵老祖之流有死灰复燃之机!在场凡金家弟子者,当尽心御敌!违者家规论处!”

嘿……说得真好听啊,连他这个没怎么读过书的人都觉得是无比正义的事。

金光瑶……不愧是金光瑶。

 

金家修士齐声应和,将薛洋围在中央,人人长剑出鞘。剑光粼粼,映出持剑人紧绷的面颊。金鳞台下,一时杀意纵横。

人群之中,薛洋双目赤红充血,竟比金光瑶眉间的明志朱砂还要艳。他突然大喝一声,拔剑不要命一般向着金光瑶所在的方位斩去!

众修士纷纷挥剑阻拦,剑锋戳进了薛洋的身体,却阻不住他的去势——当一个人想以命相搏的时候,是任何人都拦不住的。

 

半尺!

三寸!

一寸!

薛洋搏命一击之下来势汹汹,近身十余名修士,竟无一人将他成功拦截!

眼见命悬一线,金光瑶却几步疾退,像一尾滑溜溜的鲤鱼,从剑尖底下硬是窜到了人群之中,然后就像鱼儿进了水似的,很快被更多的人团团保护起来。

只听他在人群中的命令传来:

“……格杀勿论。”

 

金光瑶不是赤锋尊,大开大阖,有进无退,出刀必染敌血而回;他每进一步都为自己想好了至少三条退路,像这种面对强敌的时刻,他也一定会保全自身,以人多攻人少,在他看来并不是多稀奇的事,若是有属下不用、自己跑上去同归于尽,对他而言,才是十足十的傻子。

金光瑶眯了眯眼——大概太阳是太刺目了,才会让他在战斗中不自觉恍了神。

 

突然,自家修士们纷纷大呼小叫:

“跑了!”“他跑了!!”

嗯?

金光瑶几步上前,地上是一大滩血迹和残破的衣衫碎片,而薛洋却不见了踪迹。

“薛洋呢?!”

“禀……禀宗主,刚刚一阵蓝光……人就突然、突然不见了!”“是啊,明明差点就杀掉他了……”“竟让这邪魔歪道逃了!”

是传送符。

果然,薛洋其人,也不是甘愿以命换命的——命是自己的,别人的一条命怎比得上他自己的命?他说过,即便是栎阳常氏五十多口人的性命,也比不过他的一根小指。

刚刚的奋力一搏,也不过是为了死里求生而作出的假象罢了。

很好,很好。薛洋……不愧是薛洋。

 

金光瑶将薄唇微微地抿一抿,语气平淡道:“传送符需耗费大量灵力,他已是强弩之末,必死无疑,不足为虑。”

顿了顿,他抬起下颌,面向众人,声音也随之扬起:“今日兰陵金氏诛魔头薛洋,将之毙命剑下,睽睽众目为证!凡于今日投身诛魔者,他日皆论功行赏!”

敛芳尊亲令,又有功赏,恩威并施之下,在场众人莫有不从。日后其他修仙世家提起,只道敛芳尊除薛洋、开新风,也无人追究个中原委。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薛洋的心里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当薛洋伏在草丛里静待死亡来临的时候,他隐约听到的那个温润的男子声音与叽叽喳喳的女孩声音,对他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

……

“糊涂!薛洋尸身为何残缺不全?你把他的手臂遗留在那里,又是有断指的那条,这不是摆明了要给蓝忘机他们送证据吗?!”金鳞台密室之内,金光瑶第一次失态,扇了自己的心腹苏涉一耳光。

而后苏涉带回了那条手臂,万幸,蓝忘机和魏无羡等人并没有把它带走。

 

金光瑶看了看那只手:有一根小指缺失,手指紧蜷,攥着一颗糖,因为攥得太紧,糖有些破碎,而且已经发黑,不能再吃了。

为什么会有一颗糖?

 

他记起他去义城寻到薛洋,希望他与自己合力对付魏无羡一行人时,他似笑非笑的表情:

魏无羡……好啊,正好我也想找他。

不用谢我,金家,我也不想去。

你尽管放心,即便真是夷陵老祖夺舍重生,也看不穿我的伪装。

我演技精湛?呵呵,金宗主才是演技精湛啊——我啊,自愧不如。

 

而在这时候,他已经猜不透薛洋在想什么了。

一颗糖有什么故事,他不知道,此情此景,也无意知道了。

分隔多年,再见之时,即便能为共同的利益暂泯恩仇,也再回不到当年。

 

他忽地又忆起那一年的清谈会,那时薛洋还在金家,和自己站在一起聊天。

这个时候的薛洋,年纪极轻,面容虽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身上穿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金星雪浪袍。

“看,那就是我结义大哥聂明玦,聂家的家主,人称赤锋尊。”

“啧,这么得你赞扬,你心悦他不成?”

“纵是心悦,你又待如何?”

“我什么也不用做,反正……有些欢愉他可给不了你~就我能~”

 

金光瑶伸出小手指晃一晃表示不屑,薛洋猛地握住,两人交换眼神,薛洋哈哈大笑起来。

那时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终)

 

迟墨长玦

(初写于2016年6月21日 01:47)

(改于2016年9月15日19:24)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