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聂瑶】共葬

CP:聂瑶,三巨头出没,原著向BE,一辆小车

P.S.感觉瑶妹一直是个传说中小时缺钙、长大缺爱的孩纸= =所以把大哥给瑶妹了(大哥:Excuse me?!)

【正文】

“嗯……嗯,大哥、大哥……”精致的金星雪浪绣纹家袍大敞,裸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肉来,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泛着隐隐的粉红,大滴大滴的汗随着胸口的起伏滚落,顺着鼠蹊流下,说不出的香艳。

金光瑶两条腿被聂明玦扛在肩上,背绷得很直,对于男子来说偏窄的腰悬在聂明玦两股之间,随着他的动作上上下下。

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沿狭长的眼尾浸入密密的鬓发里,金光瑶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眼前朦胧一片,意识也有些恍惚,只顾断断续续地喊着聂明玦,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尽。

“你这妖精……”聂明玦似乎闭目喃喃了一句。

“妖乃是非人之活物作祟,大哥身为修仙世家的宗主,怎么连这个都分不清?倒是大哥,每每都如此用力,阿瑶明日起不来,金家的大事小事可要你聂宗主代劳~”金光瑶偎在聂明玦胸前,说着俏皮话。

 

自从有一次被蓝曦臣撞破了两人的事之后,他反而更加放得开,有很多事渐渐不避忌着蓝曦臣;而聂明玦则明显耻于在三人共处的场合提及此事。

金光瑶其实最怕聂明玦,世家之中,断袖分桃之事有之,可谁也不会把赤锋尊和这些狎呢牵扯在一起……若不是金光瑶生性敏锐,偶然发现结义兄长竟然对自己有格外的心思,他是断不敢做后来那些个有意引导之举的。

即便如此,当第一次同聂明玦亲热的时候,他在冷静思考之余,还是生出了几丝不真实感。起初,聂明玦在蓝曦臣面前拒谈此事,金光瑶还以为那夜不过是一时欢愉,谁料聂明玦最终还是再次找来,不该发生的事一次又一次发生。

有这份关系在,聂明玦起码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将自己一刀两半。金光瑶这么想着,只是利用罢了。金鳞台上也跌下来过,何况欢爱原本不是什么受罪的事。

可是日子久了,他也有些分辨不清了,一向精明的头脑却不愿意想这些他觉得陌生的东西,只感觉汹涌而沉重的情愫伴随着每一次的欢爱从对方身上倾注入自己体内,深深地凿刻出令人心悸的痕迹。

 ……

“阿瑶果然聪明,这清心音只学了几次便颇得其神。”凉亭中,蓝曦臣抚扇对聂明玦笑道。湖风拂柳,也吹动了他脑后抹额系带,清清朗朗的风景让聂明玦的心绪也平定许多。

刻意避开了金光瑶望过来的目光,聂明玦严肃道:“清心音是你蓝家独有,怎可轻易外传。”

金光瑶眉尖微动,却不急于为自己分辨,蓝曦臣已经替他圆场,他只是垂首再度抚弄起琴弦,弦声泠泠悦耳,心下却冷涩难言。

此后他日日在兰陵与清河之间奔走,为聂明玦抚琴,直到聂明玦当众爆体而亡。

……

“阿瑶……金宗主,没想到竟真的是你,你竟做出这种事。”蓝曦臣眉宇间满溢悲哀。那日,一切终于败露。

金光瑶收紧手中琴弦,吃吃笑道:“是我,可是二哥你知道吗?大哥只是告诉我,要行得正站得直,无愧于心,不会有人看不起我——我曾经也觉得这是对的,可结果呢?!

我的父亲,可以对我们母子不闻不问,可以为金子轩庆生的同时,看着别人把我一脚从金麟台踹下去;我的上级,在射日之征里抢占我的战功,仿佛理所应当。

而我的兄弟——你和大哥,哈……大哥他喜欢你这样的弟弟:端正有方,出身高贵,和他一样;我不同……大哥稍对我特别些,还是因为龙阳之事。你觉得,我一个男子,怎么可能乐于在另一个男子身下宛转承欢?!”

虽然知道金光瑶的话不该听,可是蓝曦臣实在无法对他下禁言之术,他道:“可是你明知道大哥他,他对你——”

“他想杀我的心不是一天两天了!”金光瑶嘶声道,“他看不惯的、他觉得不正义的东西,不论是人是鬼,不论是不是兄弟,他都要诛杀!可是,他凭什么?”

这时庙门突然被撞开,密集的雨丝飞旋着破门而入,狂风席卷。

一道黑影矗立在门口。

“大哥……”金光瑶的声音和身体一起剧颤起来。

明知道聂明玦已经支离破碎,连魂魄都被割裂,可他总觉得那个人在看着自己,怒目而视,就像他生前自己最怕的样子。

聂明玦的出现让情势陡转,亲信俱灭,一臂已断,他和蓝曦臣一起笼罩在聂明玦的铁掌之下。

 ——

终究一把推开!

二哥。

还是好好活着罢。

不管大哥和我究竟是什么关系,如今也都不重要了。

终我一世,临死前,假装有那么一个人,曾经爱我入骨,恨我入骨,要和我共赴黄泉,也好。

 

真好啊。

曾经安放着母亲的棺椁,有着母亲面庞的观音像。

和大哥一起,

同死,共葬。

 

迟墨长玦

2016年6月21日 凌晨04:03

评论 ( 8 )
热度 ( 87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