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盗笔黑盟】沉默(沙海时期)

大家好我是永远不能从官CP开始写的墨砸==

黑盟是因为C王萌萌的小伙伴生日贺~不过不是今年啦,看自己以前的文莫名羞耻度up

沙海时期黑瞎子×王盟,清水,BE,短小君,那么开始了!

沉默【正文】

老板又是很久没回来了。

这一天,王盟又趴在西泠印社旁古董店的柜台上……发呆。

眼看着那个人离开9年了,这9年里,他看着老板几乎是飞速成长起来,尽管连滚带爬、头破血流。

当然,他也一样。

9年前的他怎么会想到,他也有一脸僵硬地掏出枪指向一个漂亮姑娘的时候。

他确实成为不了吴邪,但他至少学会了一件事……用发呆,来消磨时光。

“盟哥,出去吃饭嘛?”隔壁租了古董店一半店面的小伙子掀起门帘招呼道。

“呃……嗯,好。”

走在大街上,王盟全身上下不自在。离开了凶险的沙海,离开了熟悉的小铺子,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感觉无所适从。

他已经无法再适应人群了。

这些年,他接触最多的人,除了老板,就是老板的朋友们——姑且让他这么称呼吧,毕竟能为老板这样豁出性命的人真的不多了。

解家的花爷,霍家的秀秀小姐,还有……道上神秘程度不亚于张起灵的,黑瞎子。

最核心的机密他并不能触碰,于是对花爷和秀秀小姐的招待也仅仅限于招待,可是黑爷……王盟暗暗咬唇,那个……痞子。

每次来了都是满嘴跑火车,墨镜下的眼神没人看得懂,只知道他似乎永远是笑着的,一副痞子样。

还记得他第一次见他,就被他暧昧的调侃弄红了脸,当时满堂大笑,稍稍冲开了京城上空浓浓的阴霾。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被个男人爱上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想想,那是真是太傻了。

看着老板和小哥,他觉得,似乎被男人喜欢上也没什么的。

——只是,那个男人,他……真的喜欢他么?

那个男人,谁又看得透?

王盟拎着外卖慢慢走回店里,怔怔地看向桌上放着的一本摄影杂志,封面摄影师赫然写着“关根”二字。

——老板化身一个名叫“关根”的摄影师去了沙海,同样去那里的还有他,还有梁小姐和三个小孩子。

也不知道最后能活下来几个,王盟有些麻木地想,然而他马上又摇了摇头:不,不会的,老板虽然变了,可不会那么残忍,梁小姐和那几个孩子会活着。

至于老板和他……那么强大的人,怎么会有事?

“嘀嘀——”短信声响起。

王盟快速掏出手机——这个手机很久不曾响过,若不是为了接应老板,他甚至不会准备手机。

摁亮屏幕,花爷的短信出现在屏幕上。

“黑瞎子身死沙海,立刻启动C计划,之后不必再管。”

“咣当!”外卖掉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

王盟捧着手机的手剧烈颤抖,他几次努力,却怎么也按不准键盘。

他重重喘息了一口,放弃了发信息,拨出一个号码:“C计划……启动。”

挂掉电话,他靠在墙边,脊背紧紧地抵住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身体紧绷成一张快要断掉的弓。

就在这时。

“嘀嘀——”又一条短信。

这一次来自吴邪。

他像是抓住了求生的稻草,急急点开。

“你被解雇了,三个月后会有人往你的卡里打九百万,这是你辛苦的酬劳,提完钱后注销掉那张卡。把铺子关了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这件事在你这里,已经结束。”

王盟看着手机的屏幕慢慢暗下去,终于呜咽出声:“老板……其实,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所有人都明白的事,为何他却不懂?

一辈子,终究就这样错过了。

从此,再不能回头……

END

迟墨长玦

2014年10月12日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