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喻黄】奇怪的事(⊙x⊙;)

“叶修啊……我,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啊……”这天,叶修游戏左下角的私聊对话框里,出现了黄少天难得不话痨的一句话。

叶修一愣,然后果断开调侃:“哟~是哪家姑娘啊?来说说哥给你参谋参谋啊~”

“其实也不是哪家……‘姑娘’……”黄少天一脸挣扎,“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好像貌似是耍酒疯然后……”

“少天。”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声如其人,醇厚似酒。但在此刻的黄少天耳中听来,却着实心中一紧。

“少天,酒量不好就不要多喝,对身体不好,听到吗。”

“……嗯。”

“除了对身体不好……”喻文州挑挑眉,把脸凑到黄少天面前,笑眯眯道,“还容易干出一些奇怪的事哦~”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伴随着黄少天大脑里电光火石间闪过的念头,他整个人下意识地向后一仰——

咣当!

“哎哟!”

忘记自己正坐在低背椅上的后果就是连人带椅子翻倒大理石地板上,疼得黄少天一瞬间变了脸色。

“嗷嗷嗷嗷嗷QuQ……”

喻文州赶紧蹲下扶:“少天疼不疼?”

黄少天似乎是摔得不轻,眼眶都生理性地红了一圈,原本他正要把手递给喻文州,突然又收回来:“不用!我……我自己起!”

这是黄少天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喻文州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喻文州怔住,俯下身去,双手撑在黄少天身体两侧,幽深的目光牢牢锁住他躲闪的眼睛。

“队长,我我我……我自己起……你让开让开……让我起来……”黄少天使劲把头侧过去,眼睛躲闪着不敢往上看,无意间,他的目光扫到了挂在墙上的巨大队徽——它见证了自己和整个战队一起走过的十载岁月峥嵘,对他而言有着莫大的意义。

更重要的是……这十年荣耀,是他,和他一起扛下来的啊……

他该说出来吗?

一旦说出来,是不是……这十年的相伴,会就此终结……?

“少天想知道…昨晚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嘛?”

“队长。”黄少天依旧看着队徽的方向,声音闷闷的,就在刚刚,他做了一个决定,“我这个人比较二酒品也不好,如果昨晚干了什么也是撒酒疯,不是故意的……唔?!”

喻文州俯下身来,将自己的唇,轻轻印在黄少天嘟囔个不停的嘴上。

以吻封缄。

轻柔的触碰,逐渐变为缓慢的辗转,细密的摩擦。当喻文州把舌伸入他口中时,黄少天已然惊得不知作何反应。

一吻终了,两人脸色都已泛起潮红。黄少天的脸尤其红得厉害,他用手背触了触自己的脸颊,确定一定可以在上面煎个鸡蛋。

他抬起头,眼前依然是喻文州含笑的脸,只不过和平时不同的是,他的目光里多了一种,沉甸甸的,类似爱情的东西。

“……队长?”

“少天不是不记得自己昨晚对我干了什么吗?”喻文州笑得像偷了腥的狐狸,眼睛弯弯的,他点了点黄少天的唇,“干了……这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难道我黄少的酒品真的比我想得还差劲?

这种事我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啊啊啊!!

黄少天直到被喻文州抱进休息室前,还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那一边的叶修默默地摘了耳机,看了看因为一瞬间被惊到落地的香烟,扶额。

卧槽!说好的今晚帮我刷副本记录呢?!

还有……你个二货记不记得你没关语音啊擦!!!

~~HappyEnding~~

迟墨长玦

2015年2月11日

注:之所以说十年是算上了两人在训练营的日♂子~(噫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当然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写十年比写六年帅!(不是x)

当年第一次写喻黄,甜甜的w

食用愉快~(づ ̄ 3 ̄)づ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