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双杰】长道故人归


又名:《只有WIFI知道江宗主的炸毛开关》

TAG:甜,竹马竹马,给江宗主一个HE,大写的OOC,为啥我总是没法从官配写起

——甜的分割线——
 

夕阳西下,灼灼红霞漫天。

古道,两人一骑……哦不,是一人骑着一只小毛驴,一个人步行。

 

 “你不是最看重云梦江氏的名声了吗?就这么跟我走了,我怕夜里看到师父还魂用剑把我削个千百块的……哎哟!!”

一旁的江澄收回手,看着魏无羡双臂紧紧护住脑袋、在驴背上缩成一团的怂样,翻了个白眼:“瞎叫唤什么?我还没召出鞭子,看你那样,真给我云梦江氏丢人。”

“嘿嘿,给夫人看,不怕丢人——啊!!!”这次是货真价实的紫电长鞭,带着噼里啪啦的弧光斜斜地扫过去,魏无羡往驴背上一仰,堪堪避过;正要得意时,却忘了自己手里还持着钓着苹果的钓竿,这往后一仰苹果一下子被提高,座下毛驴不干了,伸长脖子“咴咴儿”地一抬前蹄——

上可令各大修仙世家闻之色变、下能用来止小儿夜啼的夷陵老祖从油光水滑的驴臀上,滚了下去。

 

“喂。”

魏无羡一抬头,看见一只手,顺着浅浅的紫色菱纹家袍看上去,不是江澄又是谁?

他也不怕丢人,就着江澄的手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正要说话,就听见旁边有人大吼:

“谁砸了老娘家的屋檐?!!”

 

原来是刚刚紫电横扫时,不慎波及了路边人家的屋檐,此时一个农妇正气势汹汹地拿着菜刀四下张望。

“这边~”魏无羡笑嘻嘻地举手。

农妇走过来刚要兴师问罪,忽见他身后的江澄衣着华贵、眉目冷厉,估计是哪个世家仙首,又有些踌躇。

“别怕别怕,我师弟赔得起钱。”魏无羡安慰道,继而戳戳江澄,“大娘,我给您赔个不是。师弟啊,快掏钱了。”

江澄眉间抽搐几下——确实是他的紫电砸的没错,但,怎么被魏无羡一搅和,就那么让人心不甘情不愿呢?

看着江澄拿出了一大锭纹银,农妇登时眉开眼笑,不由得多了句嘴:“看你师弟一表人才,你这当师兄的嬉皮笑脸的,怎么还让你师弟掏钱?该不会我家屋檐就是你砸的吧?”

“大娘,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家当然应该是他管账。”魏无羡只顾笑。

“为什么?”农妇好奇。

“ 因为……唔唔!”魏无羡还没说完就被江澄捂着嘴拖走,留下农妇在原地发愣。

“闭嘴!把你想说的咽回去!”

“咦,你知道我要说什么?”魏无羡故作无知。

“废话!” 江澄脸上一片凶神恶煞,其实耳尖已然泛红。

 

不用想也知道……

不论是修仙世家还是寻常人家,都是夫人管账啊……(╯>д<)╯ ミ ┸┸

 

看江澄扭着脸不理自己,魏无羡在一旁没话找话:“师弟呀,刚刚那农妇好生凶蛮,我们云梦这边的姑娘都是这么泼辣,不比姑苏那边的温言软语……唔,我还记得以前咱们一起在蓝家受管教的时候,那边的姑娘都柔情似水地叫咱们‘小郎君’,还送了我枇杷嘞,对对,我还分给你一个……

“师弟呀,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一起出门祸害四方的时候……”

 

“谁和你出门祸害四方?就你自己一个人是个大祸害!”江澄忍不住转过脸来,还口。

随即被抱了个满怀。

江澄一怔,随即缓缓靠在魏无羡颈侧。

——早在他喋喋不休地“师弟师弟”的时候,他就没了那份别扭。

还别扭什么呢,这么多年来,云梦江氏沉重的家业、各大世家之间的倾轧、对魏无羡永无休止的寻觅、对每一个可疑的人近乎病态的拷问……早已令他身心俱疲。所幸,还有那么一个人,能用看似没心没肺实则炽热明亮的笑容,温暖自己。

他们中间隔了太多的物是人非,但他可以试着,努力把他们之间那些美好的回忆记得更清晰。

“金家屡逢变故,金光瑶一死更是大伤元气,我之前想不如让金凌接管江氏,起码不会让人欺负了去……等他自立门户了,再想兴复金家,我自然也会帮他。”江澄低声道。

右手被另一只手握住,轻轻摩挲着紫电。

“好,都听晚吟的。”

似乎是知道再叫那个称呼会被揍得很惨,魏无羡轻轻念出这个许久不曾发出的音节,兀自笑开。

 

晚吟。

当初怎么就起了一个这样好的表字呢?

——向晚微风吟,长道故人归。

END

 

迟墨长玦

2016年04月19日

评论 ( 24 )
热度 ( 44 )
  1. 朝玉京迟墨长玦 转载了此文字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