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祭文】我等你到三十五岁——记南康白起


可配BGM食用:

全文念白5Sing:http://5sing.kugou.com/yc/3235522.html
(或浏览器搜索:5Sing 迟墨长玦)

【正文】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这一天,是他永远到不了的三十五岁。

 

很想为南康做点什么,最终也只是把那首《我等你到三十五岁》重新唱了一遍。

 

以前我以为,最虐心的一句是“别那么残忍/有人正燕尔新婚/有人江水中冰冷”,然而后来想想,那句“别那么认真/时间会淡漠伤痕/也许放手是新生”更像我们对他着急却无奈的心疼。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是2013年,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和我一样,假想着:如果我能早一点看过他的文字,如果我能在现实中认识他,是不是可以劝他不要离开。

可我又想,我们拿什么劝慰他呢。

 

2015年,有的人走到了三十五岁,却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有的人在十年间把自己变成了自己过去最厌憎的样子,在手臂上划下十七道伤疤;有的人背负着两个人的梦想厮杀,步步为营只为心中的荣耀巅峰。

——他们是噙血凝泪的一出折子戏,我们在戏外感同身受、痛彻心扉。

 

而我们之所以慨叹、哀惋、心痛,是因为我们往往做不到。

一个人在黑暗里哭泣很容易,但更多的人选择擦干眼泪继续向前——在这个太过现实的世界里,把眼泪给别人看见反而成了一种勇气。

——这世界这么大,却没有一个任你恣睢洒泪的地方,也容不下两个平凡相爱的男人。

现世残忍。

 

两个人于世界而言都是如此渺小,何况一个人。在这样黑暗的路上,任何一个人坚持不下去,剩下的那个,是无论如何也挨不过的。

不论是转身离去、顺从这个世界的“法则”,还是永远停留在原地、将爱情葬在江底,无疑,都是走不下去了。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世界上最难得的事莫过于两个相隔大半个中国的人就这么凑在一起,相爱相守,这件事都能做到,似乎没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可它其实又很困难:法律、“道德”、家人、距离……

当两个人要走下去的时候,往往要考虑更多更多,每走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所以更多的人甚至不敢开始,就选择了一条稳妥规矩的路,似乎从不曾偏离“正轨”。

 

他们能在一起,四年,不是没有爱情,只是走不动了。

 

所以我无资格指责谁,也无力去叹惋“可惜没有走到最后”之类的什么。

因为从一开始,就看不到“最后”。

没有人能给南康一个“最后”的定义。

 

他爱得莽莽撞撞,他也知道。

他说,“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分开……好像,我们做得了主似的。”

数不清的努力,数不清的惶惑,最终那一天还是到来。

大概……这个世界上最无助的事,莫过于你早就料到了结局,然而你无力改变。

 

以前的我常写:愿来生有人爱你,孤注一掷,不离不弃。

现在想一想还是再加一句,几乎已经被写烂、但真真切切是你最需要的一句:

 

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迟墨长玦

2015年5月24日 05:28A.M.

评论
热度 ( 14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