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中二少年与宿命论——恶友24h活动 05:00AM


人物:《魔道祖师》薛洋x金光瑶。

类型:现代校园,中二不良少年攻x班长受,忠犬妻管严。
点梗:六六。要求:校园paro,男友力。

注:

①我记得中学的时候男生有互相喊老婆的爱好(?)而且喊老婆很有中二少年的感觉,所以这里就延用这个称呼了。

②现代世界的初中生薛瑶性格上没有原著那么惊艳(极端)。好久没写这种中二又纯情的了~ 中二狗血慎入哈



【正文】

又吵架了。薛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忿忿地想。


不就是中午和哥们儿出去唱K了吗?

别人喝啤酒,他嗑的是可乐啊!


今天一块出去的那几个哥们儿都知道金光瑶是他老婆,结果他刚刚居然被作为班长的自家老婆拎回学校,还当着全班的面被班主任一顿批……

丢人丢大了。


薛洋心好累:没人的时候金光瑶还任他搂搂抱抱,只是总躲着不肯主动亲他;只要有别人在场,就得假装俩人没关系。最要命的是,金光瑶在班上是班长,处处盯着他;下了课还是他老婆,又各种管着他。

——天知道一个土豪家庭出来的孩子为什么这么能唠叨。


金光瑶家有钱,薛洋见过,有一天来接金光瑶的车是一辆宝马745i,之后又有一次换了别的车。

但是金光瑶向来不提家里的事。上次吵架的时候薛洋说了一句“你们有钱人家balabalabala”,金光瑶直接翻了脸。


唉,我老婆真好,家里有钱也不显摆,五讲四美,勤劳勇敢,自强不息……


薛洋一边默念着给自己洗脑,一边松了松校服T恤的领口,趴在课桌上。

还有十分钟就上课了,大中午的被班主任批了一通实在有碍精神健康,他要赶紧趴一会儿,不然一上课,金光瑶就会在旁边时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并在他眼皮合上的瞬间,用笔敲他的头。

……


正午的太阳暖洋洋地洒进教室,薛洋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快要睡过去了。

突然,胳膊被谁碰了一下。


是金光瑶?薛洋迷迷糊糊地想。主动来找我说话了?

算了,本来也没生他的气,先睡一觉……好困……


紧接着又是一下,这次碰得更厉害了,金光瑶整个人都滑到了薛洋身上,“哎呀”了一声。

不过这一声却并不显得突兀,因为与此同时,班里已经陆陆续续地响起了同学们小声的惊呼。薛洋强行把自己的意识从睡意里拔出来,抬起头,发现教室的桌椅板凳都开始微微地震动起来,头顶的灯管晃动得厉害,悬挂灯管的链条被晃得噼里啪啦地响。


地震了!

薛洋的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一瞬间突如其来的恐慌感摄住了心脏,以前看过的各种灾难片在脑子里飞快地闪过,甚至还混合着中午和金光瑶大吵一架的场景。这时候整个班都开始骚动起来,隐隐还能听到隔壁班的说话声。

“所有人去操场集合,慢慢走不要挤!”班主任出现在门口,招呼着学生们下楼。


楼梯有点窄,一层楼的学生挤挤挨挨地往下走,走到下一层,又汇入了新的一批人,楼梯间挤得像个沙丁鱼罐头。金光瑶个子矮,又瘦,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踉跄了两步。薛洋在旁边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惺忪的睡眼瞬间冒出一点点凶光来,有点像他上个月和人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打架的模样了。


人实在太多,薛洋也没看清到底是谁推了金光瑶,这下手也不敢松了,直接从金光瑶肩头滑到了掌心,紧紧地握住。金光瑶耳根倏地红了,下意识挣了一下却没挣开,只能埋着头专心往下走。

走到操场上,学生们正被校领导赶羊似的赶着按班级排队站好,有的学生偷偷掏出手机上了网,才从各大网页的头条新闻知道,刚才离这里很远的一个省份发生了地震,估计有7级以上。


这会儿偷带了手机的学生纷纷掏出手机给家里报平安,老师们也睁一眼闭一眼,权当没看见。薛洋在队伍最后百无聊赖地双手插着裤兜,原地转了几圈,看到金光瑶没有打电话,而是呆呆地站着,眼睛不知道在朝哪儿望。

“咳……老婆,干嘛呢,不打个电话?”薛洋觉得这是个把中午的茬一笔揭过的好机会,于是溜达过去,哥俩好似的搭住金光瑶的肩膀。


这次金光瑶没有直接把他的胳膊抖下去,而是往旁边偏了偏头,躲开了他的视线。薛洋居高临下地一瞅:诶……嘴角还在勉强往上提着,眼睛却已经开始频繁地眨啊眨,憋眼泪憋得好辛苦。


那时候薛洋还不知道金光瑶家里的事,但是他做出了一个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想起来都觉得无比正确的举动。

十五岁的中二少年洋把胳膊横过来挡在金光瑶眼前,学着日漫里背后自动盛开华丽丽樱花的美少年男主,压低声音在金光瑶耳边说:

“别看了,阳光刺眼,会流眼泪的。”


然后他明显感觉金光瑶僵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一点一点放松下来,往他怀里靠了靠。薛洋眯眼看了看远方,下午一两点的阳光正烈,胳膊上沾湿的痕迹,晒一晒就没有了吧。

……


“然后呢?”薛小美问。

“没有然后了。”薛洋翻了个白眼,“初中生!你爹我那时候是个初中生,确认没有余震之后就被赶回教室上课了好吗?一节都不能少的。快去洗手吃饭了!不许让你爸知道,不然再也不给你讲故事了!”

“切,老爹你是怕我爸知道你揭他老底吧~”小丫头片子做了个鬼脸,趁薛洋没来得及发作,一溜烟地跑到餐厅缠着金光瑶说话去了。


薛洋放下电脑,突然自己没憋住笑了一声。

那之后的事,还是等小丫头大点再说吧。


放学铃响,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

薛洋拎着书包,和金光瑶走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

“那个……薛洋。”金光瑶突然停下来,谨慎地左右张望了一下,一脸郑重,“我突然想起个事。”

“嗯?”薛洋习惯性地凑过来,突然被勾住脖子,有什么软软的贴上了嘴唇。


诶……诶?!

一触即离,金光瑶后退两步看着他,脸上红扑扑的,眼神却没有躲闪。

夕阳,小巷,校服,男女主(大雾),还有……

初吻。


中二少年薛洋知道,不论是在哪部漫画里,这都是宿命了。

这辈子,怕是都要被眼前这个人管得死死的。

但,好像也不错。

—END—


阿玦有话说:生命可贵,请遵从广播或地图指引疏散,不要模仿小说=v=


评论 ( 17 )
热度 ( 105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