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百世莫赎

——传说中那个灵魂互换但一方死亡的梗orz

设定:金光瑶已经是宗主了。

原著:《魔道祖师》

原梗来源:见配图

薛瑶灵感来源:灰常呆

 

——正文——

薛洋想到该怎么换回自己的身体了。

 

他对此可谓十二分的迫不及待,毕竟,住在金光瑶的身体里虽然样样都能享受到最好的,但是即便是在自己身体里,金光瑶还能亏待了他不成?

 

更何况,他可不像金光瑶那个家伙,这会儿正在他薛客卿的身体里偷闲,还等着看他在案前面对金家大大小小的事务抓耳挠腮,然后在一旁乐不可支。

是了,要赶紧去找金光瑶,把身体换回来,顺便告诉他……一个新发现。

 

薛洋合上手中厚厚的古籍,夹在胳肢窝里一骨碌爬起身,然后站在原地颇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又将书本抱在胸前,端着敛芳尊惯常的姿态四平八稳地走了出去。

金鳞台里的秘室有很多,而这间是专用于藏书的,自然,需要藏在密室里的书也都不是什么能正大光明摆出来的东西,而这生魂换舍之术的记载……谁能想到?竟然出自清河聂氏。

 

……

青幔罗帐,金兽销香。

金光瑶——目前在薛洋的身体里——此刻就躺在宗主卧房旁边的耳室中,这里自从两人生魂互换之后就添置了一架大床,各色用度一应配齐,供金光瑶休息。两人住所离得近一些,正是为防万一……也好随机应变。

 

金光瑶双眼微阖,状似假寐,实则正在心里盘算着近来金家的动向。

还好薛洋一向擅长口蜜腹剑、装神弄鬼,扮演起自己来,一时也露不出什么破绽。

 

只是近来他二人因换魂之故走得太近,金家上下颇有些捕风捉影的议论冒出来,无非是说他金宗主好娈宠,还色令智昏,屡屡让薛成美一介外人踏足书房,参与金家要事云云。

金光瑶也无可奈何——难不成真的让成美去决策金家诸事?那十个金家怕是也不够他玩的。

 

“金光瑶!我知道怎么换回来了!”突然,薛洋出现在耳室门口,掀帘而入,打断了他的思绪。

 

金光瑶还未起身,便被迎面扑过来的薛洋直接压倒在床上。向来口蜜腹剑的少年亲昵地蹭在他的颊边,小尖牙叼住了他的耳垂:

“其实方法很简单,你一定会喜欢的~只要——”

 

话音未落,原本撑在金光瑶身体上方的薛洋突然压低身体,整个人挡住了金光瑶!

“……谁”他试着咬牙,一口腥甜的血却再收不住,沿着嘴角涌出,染红了金光瑶呆怔的表情。

 

一柄刃光粼粼的长剑插在薛洋的肩胛处,如虹的剑气沿着骨缝钻入,毫不留情地刺破柔软的内脏。

是谁敢在金家宗主面前杀人?而金家的警哨却没有半分示警?

 

薛洋艰难地回头,视线模糊间,看到那满眼不敢置信的刺客,面罩下的脸庞,想必是很熟悉的一个人……

苏涉……

 

只听得金光瑶在他耳边大喊:“换回去!薛洋,换回去!”

谁敢在金宗主面前杀人?

除非……是他自己的命令。

 

于是薛洋扯开一个大大的笑:

“我偏不。”

 

金光瑶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有疏忽忘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早前他布下用以防备薛洋的一把剑,竟然在今天自作主张,差点葬送了他自己。

 

自然,他更不会想到,在杀死薛洋的一刹那,他才意识到,自己原是在乎的。

 

跪地告罪的苏涉还在劝他不要为薛洋败坏了宗主的威望,而静静躺在血泊里的薛洋,嘴角犹带着一丝胜利的笑意。

 

金光瑶绝望地发现,透过薛洋的眼睛,他竟然读懂了那个笑的含义:

以我罪孽之躯,伴你百世莫赎。

—Fin—

 

迟墨长玦

2018年01月04日

——碎碎念——

神一般的直觉让我写上了清河聂氏……写完才发现刚好可以跟原著里怀桑唆使玄羽献舍对上……(开心地给自己鼓掌掌x)

评论 ( 17 )
热度 ( 68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