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主喻黄】天节(6)——蓝雨微草烟雨雷霆,港片paro

【六】终章·天节·天劫

 

当黄少天赶到的时候,码头已经被血染红。

刘小别和徐景熙、李远扑倒在一处,身躯已经僵硬;

袁柏清靠坐在水泥管边,气息有出无进,膝头伏着周烨柏,血滴滴答答地落下。

卢瀚文……

邓复升……

……

喻文州脸上也挂了彩,他抬枪指住王杰希和高英杰,身边站着郑轩和宋晓。

 

“住手!听我说,我没有名单!”

黄少天爬到一个集装箱顶上大声喊道,然后趁着所有人抬头的一刹那,他拽着绳索一荡而下,一个箭步冲过去夺过王杰希怀里的高英杰,左手用刀抵住他的颈动脉,右手持枪向前。

“都住手!!”

 

王杰希马上把枪口对准黄少天。

“蓝雨如果有名单,为什么不去复仇,来码头干嘛?!”黄少天吼道,“我们被人设计了!”

“你有证据吗?”王杰希问。

黄少天改用枪指住高英杰的脑袋,另一手递出手机。

 

喻文州缓缓将枪口偏开:“王杰希……你们没有和警方合谋对吗?”

王杰希点头。

“我们监听到通讯。”喻文州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神情更加沉重,“一级戒备,全港警察出动,微草将在22:30调全员去码头。”

“我们收到的消息是21:30,你们要和我们交易名单。”王杰希的脸色也更沉了。

 

“而这时,少天却迟迟没有消息……”喻文州蹙眉,他想起卢瀚文曾告诉自己他被迷昏后丢了手机,“紧急通讯是畅通的,各个安全屋也没有新的报告。所以,如果不是少天有意隐瞒消息,就是有很强的势力阻拦了。那时,我们率先想到了可能是微草。

“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就是少天被你们抓了,并且要‘进贡’给警方,名单也被你们拿到了。”

“放P!”王杰希忍不住破口大骂,“人和名单都不在我们手里!倒是没了这么多兄弟!”

 

“等等……”

“慢着……”

两人同时出声,看着对方瞳孔骤缩。

黄少天没有被抓,名单连影子都没有,那到底是谁得到了名单,又设计了蓝雨和微草?

 

“杰哥!好多警察!”中草堂堂主天南星急匆匆跑过来。

王杰希缓缓垂下枪:“我想,一定有人希望一举歼灭微草和蓝雨。”

喻文州也跟着垂下枪口,接道:“而且,他一定拿到了名单,不然不足以调动警方。”

“我们先脱身再说。”王杰希和喻文州对视一眼,蓝雨和微草,仿佛第一次有了莫大的默契。

 

“滴、滴、滴……”极其细小的声音在王杰希身后的铁架子里响起。

所有人都没有发觉,只有高英杰因为双眼看不见东西,听觉格外灵敏。

“杰希哥?”他颤声问了一句。

“英杰,别怕,我就在这里。”王杰希赶紧答应着,正要往高英杰那边走去,却被他恐惧到尖锐的声音镇住。

“快跑——!!杰希哥!!”

高英杰踉跄着朝王杰希扑过去,把他重重撞倒在地上。喻文州和黄少天惊讶地看着他。

下一秒,橘红色的火光映亮了维多利亚港的夜空。

 

“Magic time~”与充满嘲讽的戏剧腔一起出现的,是肖时钦和戴妍琦。

只是这次,肖时钦已经不是监控录像里那个穿着格子衫的死宅,而是一身宴会西装;身边戴妍琦一袭黑色小礼服,雪白的大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她画着浓妆的脸带着机械般的冷漠,仿佛一尊傀儡娃娃。

 

“我说~你们就不能好好地把架打完吗?”肖时钦跨过王杰希和高英杰,笑着说“浪费我放这么棒的烟花给你们看,很贵哒。”

 

喻文州扶住身边的黄少天,将肖时钦上下打量了一遍,惊讶。

“你是,雷霆的……”

雷霆,HK的老牌帮会之一,三年前被蓝雨全灭,继承人肖时钦失踪。

肖时钦被誉为雷霆的“奇才”,不仅颇有城府,更将雷霆的传统能力——机械和爆破玩得炉火纯青。

从监听到假消息到箱子里的微型炸弹,再到刚刚的特大型爆破……无需置疑,都是眼前这个青年的“杰作”。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啊……三年了,还有人记得我们雷霆的名字。”肖时钦仰天大笑,“难怪说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蓝雨在三年前灭掉我们雷霆,我可一直‘没齿难忘’啊!

“只是,喻文州,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你看,我为了打倒你们,可是不惜与警察联手呢!……听听外面的警笛声,多么美妙,SDU、RSDS,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老大们,风向变了。这是一个信息时代……只要你能入侵系统,就没有你听不到的故事。”

 

“老大说,买不起手办,我们就做个第三新东京市。”打扮非常像个日系哥特萝莉的戴妍琦开口,声音很可爱,说出来的话却叫人不寒而栗,“只要一下,‘轰——’你们就得到了新生。”

“没错,一份名单,只用来报仇,未免太浪费了,黄少你说是不是?”肖时钦搂住戴妍琦的腰,对着黄少天笑道,笑容肆意而残忍,“这么想起来,当年魏琛的命也挺好用的嘛!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握在刀柄上的手在他的笑声里收紧。

“去死吧——!!!!!”

黄少天提起一口气,挥起唐刀朝肖时钦砍去。

 

肖时钦没料到垂死的人还有这么一着,一时间竟避让不及。

“主人小心——!!”

“扑——”刀尖深深扎进的却是戴妍琦的身体。肖时钦抬枪反击,黄少天奋力一击后早已失去力气,被一枪击穿胸膛。

喻文州冲上前去,抱住黄少天一起摔在地上,在那之前,他的子弹也击中了肖时钦的额头。

 

肖时钦抱着戴妍琦倒地。

“喻文州……拼死也要杀我、有什么用……”

“我猜你一定威胁了警方,你死了名单就会公开。”喻文州蹲在他身旁,抹掉自己嘴角不停涌出的血,“所以你死了,就够了。”

 

“等身大的初号机啊……妍琦,我可以、给你买了……”眼前的星光和火光已经朦胧成一片,肖时钦紧紧拥住戴妍琦,“我们可放在哪里呢……”

 

喻文州缓缓转身。

“少天……”

黄少天很安静地躺在那里,棕黄的刘海软软耷拉下来。

喻文州从内兜里掏出一块燕窝糕,陈意斋的燕窝糕。五年前,九年前,它始终是这个样子,未曾改变。

就像他们两个一样,从未分开过。

他把黄少天抱在怀里。

 

……

“少天睡不着吗?”记得当时,只有15岁大的他和黄少天缩在垃圾站的一角,躲避着夜里的冷风。

“饿……”黄少天裹着别人家丢弃的被单,翻身起来,“捡个纸壳还要被抢,混道上了不起啊,还不是欺负我们是小孩。”

“说这么多话不是更饿,睡吧,明天我们换条街。”喻文州摸摸他的脑袋。

“天天都被抢抢抢,还不如去混黑社会。”黄少天皱皱鼻子。

“黑社会哪那么好混啊。”他还记得自己曾经这么回答。

“不啊,我能打,你脑子好,狠一点,混得出来的。”

“然后呢?”

“我想要一个又大又暖和的房间,你和人去谈买卖,我来保护你!”那时候的黄少天,似乎并没有考虑过他们也许有一天会分开。

是了,他们怎么会分开。

 

第一次学会抽烟,然后被烟呛到,一边咳嗽一边互相指着对方大笑;

第一次学会杀人,那次黄少天在他肩头趴了一宿,他也跟着坐了一宿;

后来,魏哥死了……他们更加相依为命。

自始至终,从未分开。

 

……

他把燕窝糕塞进黄少天掌心里,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合上手掌。

“好啦,到那边,再一起吃吧。”

口中的血一直没有止住,想来刚刚的爆炸,内脏已经震碎了吧。

越来越近的警笛声刺耳。喻文州静静合上眼睛。

“少天,生日快乐。”

(全剧终)

 

迟墨长玦

初稿于2015年10月6日

重修于2017年12月7日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