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主喻黄】天节(5)——蓝雨微草烟雨雷霆,港片paro


【五】收网·生死迷局

 

“杰哥,你看!”电脑前,高英杰和周烨柏先后发出一声惊呼。

王杰希走到电脑前,看到微草的邮箱里,赫然躺着一封匿名邮件。

 

“啦啦啦啦啦啦~请即时作答:现在是哪个纯洁美丽的少女发了邮件给你?

算啦……就知道也不会有别人。

好心告诉你,那条小黄鱼被找到了哟~

不快点捉住他,警察叔叔可就要把他嘴里的鱼饵买!走!了!

818680.831,837002.720

就是码头那里嘛~

天气这么好,加油玩耍吧~

\(=^-^=)/”

 

王杰希的眉头皱起来。

他委托找黄少天的人,是肖时钦;可这放肆的口气……

很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可……

“不快点捉住他,警察叔叔可就要把他嘴里的鱼饵买!走!了!”

这句话却让他不得不有所行动。

 

“杰哥!我们怎么办?去抓黄少天吗?”周烨柏问道。

王杰希咬牙。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抓!烨柏快去找阿南,带着中草堂的人先跟上!让柏清通知另外几堂的人!执法堂留下看家,顺便接应小别,他受伤了,在家好好歇着。”

 

高英杰急拨了几个电话出去,突然意识到什么:“杰希哥,我呢?”

“你留下。”王杰希阴郁的眉眼此时有一点温柔的味道,“今晚是大场面……你还需要历练。”

“不可能,我不留下!”高英杰捏紧手里的手机,“我不会留下的……”

他抓住王杰希的手,扬眉:“今晚可是咱们微草的大场面,不是吗?”

 

王杰希看着高英杰,一向看起来有些过分温和的少年此刻意气风发,仿佛他们即将走上的,不是一条血路,而是一条通往荣光的大道。

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少年已经逐渐成长起来,虽然仍被他的羽翼荫蔽,却已经有了比肩而立的愿望。

他反手握住高英杰的手。

“好。”

 

与此同时·P.M.20:30·OCTB总部

“接线人报告,蓝雨和微草今夜要在码头进行重大非法交易——”楚云秀站在窗边,对身边的冯宪君说道,“Sir,O记、PTU、SDU、RSDS都调动?您确定是交易吗?什么交易这么大阵仗?”

“Sorry,云秀,这个问题,你没有权限。”冯宪君低头,英俊的面容满是冷漠,还带着些微警告。

楚云秀错愕:“Sir……”

“事关全港安全,你要记住,宁可错杀,不容放过。”

楚云秀听在耳里,周身一冷。

 

……

平日里和蔼可亲的冯警司今天是怎么了……

宁可错杀,不容放过吗……?

可是,万一杀错了无辜的百姓呢?只要达到目的,都可以不用管了吗?!

我们,可是警察啊……

……

 

楚云秀回到办公室,有些恍惚。

舒可欣听完后忍不住开口:“开玩笑吧?全港一级戒备?蓝雨和微草运了一集装箱军火来吗?!”

舒可怡也说道:“我也觉得不正常……蓝雨和微草向来是仇敌,怎么会进行重大交易?还那么轻易地把消息走漏了?”

楚云秀点点头:“可怡,可欣,我总觉得怪怪的,我们提前出发,去现场。”

 

是夜·P.M.21:30·码头

“烟雨”行动组三人在无数巨大的集装箱之间谨慎地搜查着。

“什么人!”高英杰率先发现楚云秀的身影,当即大喊一声。

“不许动!大规模持械集会——你们被逮捕了!!”楚云秀双手持枪,大声警告。

“逮捕?呵呵,我倒要看你们三个人怎么逮捕我们!”王杰希绕过来,身后跟了数十人,俱是微草的精英。

 

四下静寂无声,惨黄的灯光将微草众人脚下的影子拉得很长,在码头的劲风中,黑影也仿佛随之颤抖。

除了她们,没有第二组人到达。

 

楚云秀知道,自己今天大概是走不掉了,只是……连累了可怡、可欣两姐妹。

还是那么年轻的女孩子……

枪击声回响在空旷的港口,子弹击在钢架上激得火星四溅。

纵然三人枪法再好,终究不敌微草人数众多,打倒一批,还有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围堵过来……怎么杀也杀不完。

 

“咳……咳咳……”楚云秀缩在集装箱的角落里咬牙把最后一个弹匣压进枪里,一不留神肩膀上又蹭过两发子弹,涌出来的血液已经把黑色的风衣浸成紫黑。

她抬手打光最后的子弹,抬脚朝王杰希狠狠踢去。王杰希接住她的脚,将她扯得一晃,然后冲着她的小腹狠狠一拳!

楚云秀被打得倒摔出去,后背“咣当”撞上一个集装箱。

 

舒可怡、舒可欣两姐妹早已倒在地上,身下大片的血泊。

楚云秀瘫坐在地,无力地看着围过来的微草众人。

 

这时王杰希接起电话。

“蓝雨的人到了?好。”

挂掉电话,王杰希朝楚云秀笑笑:“楚警官,别怕,我现在不杀你,反正你流这么多血,离死也不远了。你们的人暂时是不会到的,至于为什么,你就在这里慢慢想吧……就是不知道,你这么正直的人,能不能想到是谁要害你。”

 

他弯下腰,在楚云秀仇恨的目光里拍了拍她的脸颊。

“可惜了,如今的HK,像你这样的警察,不多了。”

“走,”他起身拍拍手,“我们去会会蓝雨的人。”

 

P.M.22:10·码头空地

喻文州领人赶到,与王杰希等人对峙。

“蓝雨是老牌帮会了,老牌帮会都这么摆架子吗?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王杰希举起手里的枪,对着喻文州。

“一个多小时?我提前了二十多分钟才对。”喻文州笑着正了正领带,心里却疑惑起来。

 

“废话少说,你们到底准备开什么价?”刘小别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王杰希身后。

王杰希侧头,看到刘小别正推开人群走过来,忙压低声音问:“小别,不是让你……”

“杰哥别说了,英杰那小孩儿都来了,我刘小别能不陪你们走一趟么?”刘小别举起手里的唐刀,手上俨然缠着绷带,他用绷带把自己的手和刀柄紧紧绑在一起,“杰哥要还当我是兄弟,就让我和你们一起!”

王杰希无奈地笑了,笑着笑着鼻子有点酸。

“你们这帮孩子,怎么都这么不让人省心……”

 

这时,喻文州指了指李远手里的金属箱,开口:“没有开价不开价。你们要的东西就在这,够胆,就来拿。”

 

这句话就像是敲响了交战的锣鼓,蓝雨和微草上千号人混战在一起。每一刀斩下去都激起夺目的血花,每一枪扣下去都伴随着生命的消逝。子弹打没了,就拔出片刀肉搏,片刀杀豁口了,拎起地上的木条就上,木屑和鲜血一起四下飞溅。

 

李远手里的箱子不知何时被微草抢了过去,王杰希顾不上看,仍在前方带头拼杀。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炸响,然后就伴随着四周兄弟们的惊呼:

“英杰!!”

“天啊——!!英杰!”

……

王杰希急转回身:“英……杰?!”

高英杰双手捂住眼睛,鲜红的液体沿着指缝汨汨流下。箱子掉落在他脚边,里面空无一物——除了一个微型炸弹。

 

蓝雨众人怔住,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样的微型炸弹一般用来自毁以保护重要文件,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高英杰竟然会触发这颗炸弹。

 

“杰希哥……我、我看不见了!!好疼……好疼……”

“英杰!英杰别怕……”王杰希抱住高英杰,转头看向蓝雨众人,“你们!!——卑鄙!!”

 

喻文州刚要说话,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黄少天的专属铃声。

“少天……?”

“老大!你们在哪!别动手,千万别和微草动手!有人害我们!!”

 

“我们在码头。”喻文州没有直接答应后半截话。他心下微叹:

现在的情势,恐怕是蓝雨想收手,微草也不会答应了。

——他何尝不知道有问题?王杰希恐怕也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可是道上的事,不是你说停,就能停的。

兄弟,义气。

哪样都只能让你不停往前,直到……

再也走不下去。

 

黄少天放下电话,骑上摩托车飞也似地往码头赶。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截获了什么。

 

“今晚过后,HK将再没有蓝雨,也没有微草。”

……

是谁?!是谁?!

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敢把蓝雨、微草这一老一新两大黑道巨擘玩弄于股掌之间?又是谁能有本事,一口吞下他们两家??!

 

再快点、再快点!!!

 

“文州、瀚文、阿晓、小远、阿轩、景熙,兄弟们……

“别出事啊……都给我活着!”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26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