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主喻黄】天节(4)——蓝雨微草烟雨雷霆,港片paro


【四】入网·风雨欲来

 

其实,当乌云刚刚从四面八方聚集的时候,往往不引人注目,反而有着让人舒适的丝丝凉意,当乌云层层堆积在头顶的时候,你才恍然发觉。这时候,是冰雹还是骤雨,也由不得你仔细考虑了,只剩仓皇躲避,或者承受。

 

2015年7月28日·P.M.19:00·深水埗

微草云石公司

 

“肖时钦什么来路,干净不干净?”王杰希靠坐在沙发上,问道。

“跟我们一样是外来户,几件事办得还挺利索。”茶几另一旁,高英杰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回答。

“一个死宅,管他干不干净?”刘小别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说,“可是老大,他为什么帮我们?”

王杰希以食指抵住嘴角,目光沉静:“蓝雨那种老帮派,人脉那么多,哪里用得到他。他帮助我们站住了脚,只有他的好处。”

高英杰抬头,仔细听着。

“但是,还是要盯好他。”王杰希话锋一转,“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何况还是个外人。”

 

“是。”高英杰应道,声音清脆,但很快他就捂住了嘴,脸颊泛红,“啊……”

“怎么了?”刘小别凑过去,待他看清屏幕里的画面时,也是一惊,继而坏坏地笑,“woc,这肖时钦也真干得出来,英杰,小孩子不要看啊~哈哈哈哈~”

 

电脑的实时监视画面里,肖时钦和戴妍琦住的地下室正发生着相当香艳的场景,肖时钦的眼镜扔在桌面的一堆杂物里,女孩的裙子皱巴巴地搭在椅背上。

 

“这……”高英杰捂着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朵退到王杰希旁边,“他应该知道我们安了监视器啊……怎么还敢……”

“正因为这样,他才要做给我们看,他是多么的‘忠诚’于我们。”王杰希依然一脸平静,又似乎微微喟叹一声,“人到了一定份上,就活得跟一条狗没什么区别了。”

没有尊严,没有底限,只有拼命往上爬,丧失了灵魂。

 

铜锣湾、尖沙咀、维多利亚港的两岸灯火通明,时代广场和崇光百货的门口车水马龙,车灯与路灯交织成一片,将香港映成一个不夜城。

光与影的交错间,有的人在高高的云端,有的人卑微到泥土里。

任何时代,任何城市,都有它“影”的一面。

 

只是,生活在哪一面未必决定了一个人的一切:

有的人自云端堕落,有的人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2015年8月12日·A.M.6:50·油塘

黄少天一整晚没有睡觉,满眼通红的血丝。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洒进来,他揉揉眼睛,从地板上起身。

桌子上、床铺上、地板上,铺着一摊一摊的文件。

 

那是与蓝雨、微草有交集的人员名单,总共23人,俱是港南一带警署的中层;此外还有收受贿赂的全部证据,完完整整,136页。

五年过去,人事更替很大。有的人名已经被黑方框框起来,还有的早已退隐,最可笑的是,有的人太过猖狂,已经被“双规”了。黄少天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去追查,甚至偷偷打电话拜托了宋晓。

 

“黄少,你这样追下去,自己也会被卷进去的!

“……跟你说实话吧,老大说了,不让我们给你提供任何信息。所以……抱歉了。”

 

黄少天捏紧手上的名单,上面9个名字被粗粗的一笔圈出,笔锋太过凌厉,有的地方已经刺透了纸面。

这些是目前还活着、且没有入狱的人的名单,都是与微草有联系的人。

 

黄少天套上外套,将一把短匕首插在腰带上,又把装满子弹的弹匣压紧。

他举起枪,对着镜子里的人,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他要去调查那些人,如果他们和当年的事有关,那么,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有眉目了,魏老大,你等我。”

 

当晚·P.M.19:00·油塘

黄少天的住所附近

 

“景熙,黄少应该就在油塘的安全屋,上次他应该是和老大吵架了不开心,走,我们去找他玩去。”卢瀚文转着自己手里的棒球帽说,戴帽子这个习惯和黄少天学了个十成十。

徐景熙正要回答,突然目光扫到面前不远处的人,定住。

 

“哪儿去啊?”出现在面前的正是刘小别,腰间一柄乌黑的唐刀。

徐景熙顿时感觉不妙,伸手把卢瀚文拦在身后,另一手向后腰摸去。

“争地盘也不用扯上警方这么没种吧?”郑轩走上前,从卢瀚文的背包里掏出几根棒球棍。李远和宋晓也围过来。

 

“黄少天在哪?”刘小别嗤笑了一声,似乎丝毫没把蓝雨几人的战斗力放在眼里,他把唐刀举起,刀柄直指卢瀚文的鼻子。

卢瀚文用棒球棍指回去,针锋相对道“我们先来玩玩吧!”

 

刘小别用拇指一顶,唐刀便从刀鞘里出来小半截,他拔出刀便向卢瀚文脖颈上划去,卢瀚文身体一侧用棒球棍抵住,一旁的徐景熙从后腰抽出短斧就是一击!

刘小别低头让过,在低头间隙回身一脚,正蹬在从背后偷袭的宋晓腹部,宋晓被踢飞出去,滚出几步,只感觉整个腹部火辣辣地痛。

 

这时候,趁着蓝雨众人一愣神,刘小别几步抢攻,仗着手里唐刀锋锐狭长,将徐景熙手腕划伤,徐景熙斧头脱手,忙改用左手持斧,但战斗力已经大大削弱。

微草刘小别的速度在几大帮派里是出了名的快,有时候干完一架甚至会让自己累到脱力,但是在那之前,敌人也都倒地不起了。

 

很快,宋晓和徐景熙都已经负伤倒在地上,两人在蓝雨七人中原本就是体力偏弱的,平日里也主要负责侦查和技术研究,和刘小别对上自是不占便宜。

卢瀚文和李远仍在与刘小别缠斗,突然,背对着一条小窄巷的卢瀚文被一支手臂紧紧扼住,旋即一条手帕捂在嘴上。

“是……谁……”卢瀚文刚吐出两个字,就被放倒在地上。

手帕上喷了份量很足的乙醚。

 

李远正面对着那条小巷,见状手下一滑,差点被刘小别的刀砍中,不过刘小别与四人打斗已是强弩之末,最后被李远撂倒,翻身爬起来跑掉了。

“瀚文?景熙……阿晓?”李远也顾不得追,赶紧踉跄着查看同伴的情况。

还好,几人虽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却还没到致命的程度。他松了一口气,靠坐在墙边,掏出手机给蓝雨总部打了电话。

 

另一边。

刘小别翻检着身上的伤,蹲在路边翻了翻短信记录,看到了王杰希发来的“黄少天在油塘安全屋”的消息。

“靠……一干四,还是费劲了点……”他拎起自己的唐刀插回刀鞘里,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和血,摇摇晃晃地离开。手臂都快脱力了,他得找个地方缓一缓,再去找黄少天。

 

当晚·P.M.20:00·油塘

黄少天从外面回来。

他正要上楼,突然感觉身后不太对劲,赶紧侧身。

刘小别偷袭一刀刺偏!在黄少天的左侧腰上开了个大口子。

黄少天捂住伤口飞速向楼上奔去,家门附近的杂物堆里,有他事先准备好的家伙。

 

刘小别紧随其后,穷追不舍,几次刀尖都差点划到黄少天的后背上。

黄少天一路冲到家门口,转身面对着刚从楼梯口追上来的刘小别。

刘小别站定:“拿到名单了?”

黄少天眼神微闪。

“你怎么知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小别哼道。与此同时,黄少天从杂物堆里抽出一把同样锋利的唐刀向刘小别肋下刺去!

“我们蓝雨自家的事,和你无关吧!”黄少天以刀抵住刘小别的攻击。

“谁拿到名单,谁要挟警方!”刘小别更加用力地将刀刃压下去,“这么大的筹码,怎么和微草无关!”

黄少天一抖腕将刘小别的刀挑开,两人战作一团。

 

从小就结怨,又分属敌对的两大帮派,此时此刻仇敌相见分外眼红,更是打得招招叼毒。

两人从门口又一路打下楼,刘小别终究是体力不支,被黄少天打倒。

不过黄少天并没有多加纠缠,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他看了刘小别一眼,确定他没有再战的力量,转身跑回楼上。

 

刘小别看着黄少天渐渐消失的身影,扶着墙吃力地爬起来。

这次机会错过了,再想抓住他就难了……蓝雨的人一定很快会赶过来,他得赶紧走。

“妈的!”刘小别一拳头砸在墙面上。

他却不知,蓝雨的人其实并没有赶过来。一方面是黄少天还在赌气不愿意告诉喻文州叫他增援;另一方面,微草和蓝雨两方的人都在快速集结人手,向码头赶去。

 

以码头为中心,今夜全港的黑帮实力都嗅到了血的味道,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无数车队就像密集攒动的蚂蚁,向着码头这块蜜糖高速集中。

殊不知,那块蜜糖里,是不是下了毒药呢?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25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