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主喻黄】天节(2+3)——蓝雨微草烟雨雷霆,港片paro


【二】追忆·那年盛夏

 

当晚·P.M.23:50·庙街老巷                             

黄少天把手里的纸钱一张一张丢进点着火的铁皮桶里,望着火焰发呆。

突然脸上有什么东西触碰,他回过头去,喻文州手里拿着一块陈意斋的燕窝糕站在身后。

“猜你就在这里。”

 

黄少天没说话,看着喻文州与他并排坐下。两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帽衫球鞋,坐在脏兮兮的老巷子里,说不出的滑稽。

黄少天不太喜欢被西装束缚,穿的时候多半是因为喻文州要求。但是他觉得喻文州穿起来很帅,以前还会笑嘻嘻地说喻文州“靓仔”。

 

“少天,五年了,好快。这第一块燕窝糕,还是魏哥给我们的。”

黄少天剥开糖纸,把燕窝糕塞到嘴里——明明应该是甜的,却带着一丝苦味和血腥气。

 

九年前,就在这里,他们第一次遇见魏琛,当时蓝雨的大哥。

而五年前……

 

2006年8月·庙街老巷

喻文州和黄少天艰难地把纸箱和木板掰成可以装进编织袋的大小,好扛去换几个钱糊口。两个少年在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尝尽人情冷暖。

 

“文州你看!这有个没吃完的面包!”黄少天蹲在垃圾堆里,惊喜地扭头冲喻文州挥手,两人席地而坐,分着吃完了那个面包。

 

“哎!!”一不留神,过来了几个个子更高的少年,抢了两人装好的编织袋就跑。

“我X,站住!”黄少天起身就要追,被喻文州一把拉住。

“少天当心,他投了黑社会的。”喻文州认出其中一个少年正是混迹这一带挺有名的刘小别,最近他给自己起了个诨号“飞刀剑”,加入了黑社会“微草帮”。

“那又怎么样?!我们也得活呀!”黄少天被揪住背心,嘴上却不甘心,“等着,等我哪天混出来了,一个一个咬死他们!”

 

“小孩,你叫什么。”不知不觉间,一个青年走近他们。

喻文州警惕地看着他身上的花衬衫和锃亮的皮鞋,不说话。

黄少天抢着开口:“关你什么事,你能帮我们抢回来那个袋子吗?”

青年被这个答案逗笑了:“没问题,不就是一个袋子。”他挥挥手,不远处几个看似无所事事的人马上冲向刘小别跑走的方向,不一会儿拖着一个袋子回来。

 

“X的,那小鬼佬跑得还真快,一不留神让他跑了。魏哥,我们把那个袋子弄回来了。”

青年,也就是魏琛无力地挥挥手:“连个小孩都跑不过,老夫平日里白教你们了。”

“哎呀魏哥,那个小孩确实跑得很快嘛……”

“就是啊,如果他一跑我们就追肯定能追上啊……”

手下人也不太害怕,嘻嘻哈哈地和魏琛聊。

 

而黄少天和喻文州此时已经被这样的力量震撼了。袋子轻易地失而复得,他们心里渐渐涌起了一股渴望,那是每一个少年都有的,对力量的追求。

 

“看你们在这混得也挺惨,不如跟我走,以后没人跟你抢。”魏琛想了想,又从裤兜里掏出两块燕窝糕,“陈意斋”三个字端端正正地印在糖纸上,颜色是诱人的红,“还每天有果子吃!”

黄少天眼睛放光。

这种点心,他们连见都没见过。                  

 

“我叫黄少天!我……我跟你走!”

“嗯。”魏琛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正准备走,又被叫住。

“等、等等……他叫喻文州,我们,是一起的……所以……”

“他?”魏琛皱眉打量着喻文州,“他这么弱,能干嘛?我们蓝雨不养窝囊废。”

“他不是的!他虽然不如我打架厉害,但是他脑子很好使!好几次我们和别人抢纸壳,都是文州……”黄少天说起伙伴的好处,两只眼睛都亮起来了。

 

魏琛觉得,自己那天一定是被黄少天说到脑子晕了,才会把一只看起来很弱的小鬼带回蓝雨。

但是,在四年后的红磡,魏琛却无比庆幸,他带回了喻文州。

 

2010年8月10日·P.M.22:39·红磡

魏琛、喻文州和黄少天被堵在仓库里,卷闸门外围了一圈警察,带头的正是当年的警司Peter张。

“老大,蓝雨哪碰过粉,这摆明是要搞我们!”

 

魏琛伸手拦住黄少天:“说不清的,你和文州先走,我来挡一挡。”

黄少天紧紧扒住魏琛肩膀,已经快要哭出来:“我不!老大你当年捡我们回来,就是为了让我们今天跑路?!”

下一秒,他被魏琛一掌劈在后脑,晕了过去,魏琛伸手接住,交给喻文州。

 

“……都交给你了。”

魏琛看着这个少年,少年的眼睛在黑暗中璀璨如星。

他知道有些话不用多说,以喻文州的聪明都能懂。起初刚刚捡回喻文州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正眼看过那个孩子;但今天,他把蓝雨的命运放在了这个已然长大的孩子肩上。

 

外面开始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他们知道,警察开始不耐烦了。

“快走吧。”魏琛把枪交到喻文州手里,“你们好好活着。”

“记住——不要查,不要死。”

 

即便是喻文州,此时此刻,眼眶里也泛起一层水雾。他背着黄少天,左手紧紧抓着魏琛的袖子,脚下如坠千钧,一步也挪不动。

因为他知道,这一别怕是再见无期。

“魏哥……”

 

魏琛猛地一推。

“走啊!!”

 

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侧门。魏琛压紧弹匣,拎起枪和刚刚破门而入的警察对峙。                      

 

……

黑暗的夜色,黑暗的仓库,黑暗的事情正在激烈却又沉默地发生着。

火花绽放在黑夜里,以鲜血洗刷过的天空,明天将更加蔚蓝。

 

香港的这个夜晚依然宁静。

只是蓝雨提前结束了他们的宁静。

……

 

“还是没来得及嘛……”魏琛靠坐在墙边大口大口地喘气,血沿着嘴角涌出,但他却已无力抬起手臂擦拭。

“小鬼……说好要给你过生日的。”

 

是了,这一天是黄少天的生日。

这一天,魏琛身死。

这一天,黄少天19岁。

(未完待续)

第三章发不上来,在微博:https://m.weibo.cn/5253641111/3895798414600022

评论
热度 ( 22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