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全职主喻黄】天节(1)——蓝雨微草烟雨雷霆,港片paro


2015年的文,俩月前被查封,又改了改……

天节,虚宿别名,远古凶星。

《史记·天官书》曰:“虚为哭泣之事。”《荆州占》又曰:“其宿二星,南星主哭泣。虚中六星,不欲明,明则有大丧也。”《国语·越语下》有云:”天节不远,五年复反,小凶则近,大凶则远。“

——正是这一场旧恨新仇。

——当雪亮的刀光斩破HK的夜空,当血花绽放在胸口,谁和谁自始至终,不离不弃。


——说明——

1.本文灵感来源:http://m.weibo.cn/1982883477/3874413751699064?sourceType=sms&from=1054095010&wm=20005_0002已获授权。

2.既然是香港黑道片Paro那必然会有人死亡……所以看不了请关掉就好啦,你跟黑道片较啥劲嘛!

3.人物:蓝雨,微草,烟雨,雷霆。CP:主喻黄,王高,肖戴。

其余大家自行yy啦,也可以把它当作纯粹的爱与友(ji)情的文嘛。

4.建议配BGM:五月天-《盛夏光年》食用。

5.谨以此篇,致敬《全职高手》原作蝴蝶蓝及COS剧组全体台前幕后太太,你们帅裂苍穹惹QwQ!!!


——正文——

【一】撒网·初见端倪

 

2015年8月10日·A.M.10:00·香港

喻文州静静地将一捧白菊放在魏琛墓前。

他的身后密密匝匝站了一大片人,一水儿的黑西装黑皮鞋。墓园里其他来扫墓的人远远看见了,恐惧地窃窃私语一番,纷纷绕道而行。

 

“看,那边是蓝雨的人……”

“嘘……别说话!当心给听见了……”

 

喻文州不理会,身后自然有人过去把那些窃窃私语的人赶开。

他低着头,仿佛在沉思,又仿佛等待着什么。

身后人群肃立,没有人敢出声。

 

“嗡——”手机振动的声音。

所有人的心里都为手机的主人捏了一把汗:

喻文州说了,来给老大哥扫墓不能有一点不该有的动静,那就不能有。

蓝雨上下,乃至半个香港的地下世界里,喻文州说的话,就是铁则。

 

“喂。”接起电话的却是喻文州本人,“这么快就搞定了?”

“当然了,我的速度你还不知道?”黄少天站在启德某处老旧高楼的十四层天台上,用带着黑色露指手套的左手帅气地蹭了蹭鼻尖,“微草的人敢来我们的地盘安插眼线,来一个杀一个。”

“那还不过来?等你啊。”

“年年我都不去嘛,哪有脸见魏老大。”

 

挂了电话,黄少天揉揉脸,熟练地拆分狙击枪放在包里。然后扛起包、压低帽檐,按下了电梯按钮。

对面楼十一层的房间里,一名中年人额头上开了个大大的血洞,倒在皮座椅上,身边一圈手下惊慌失措,谁也没发现黄少天就这样悄然消失在人群中。

 

当晚·P.M.19:47·天后街

老张走出一家小超市,棒球帽大口罩一应俱全,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人影自始至终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距离目标住处还有300米。”

“收到。”红唇微弯,凑到黑色对讲机旁,“您放心吧。”

 

“拍到了哟。”

庙街某处潮湿阴暗的地下室里,肖时钦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桌子上两台电脑的指示灯不时闪烁着红光。

屏幕里,天后街上喧闹的夜市景象被分割成十六个格子,老张正出现在其中一个格子里。

 

奇怪,这地下室里又破旧又杂乱,两台电脑倒是配置精良,与整间屋子格格不入。

“老大~”身后是绵软的女声,紧接着一个女孩子趴在肖时钦的肩头,“什么时候能给我买等身大初号机和镶钻健次郎就好啦~”

“再等等。”肖时钦接过戴妍琦手里的水杯,回身抱了抱她,“等做完这一票,就给你买。”

“谢谢老大~老大最好啦!”

“都说了别叫老大啊……”

“嘻嘻~ ~”

 

同时,另一个人也隐伏在了熙熙攘攘的小摊贩和顾客之间。

天罗地网悄悄张开一个角。

 

当晚·P.M.20:00·天后街后巷

老张攥紧手中的塑料袋,往家里快步走去。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凭借多年的职业嗅觉,他感到今天的天后街有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他跨过地上胡乱堆放的木板和废纸箱,脚步越来越快,额头上浸了一层薄薄的油汗,身躯的肥胖让他有些气喘。

 

突然肩膀搭上了一只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服,同时,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

“五年前的八月十夜里,你在哪里?”

 

老张像惊弓之鸟一样下意识地往前跑,想要挣脱,但黄少天敏捷地伸出手臂拦住了他:“哎喂喂,别急着走啊。”

两人在狭小的巷子里几下厮扭,很快老张就被黄少天从背后制住,冰凉的匕首也抵在了大动脉旁。黄少天凑在他的耳边,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五年前威风凛凛的警司Peter张,今天怎么像只受惊的兔子?

“要是交出名单……你信不信,我还可以再考虑一下?”

 

“听我说!!……放名单的U盘咳……前两天被、被偷了——真的不是你们做的?——啊!!” Peter张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愤怒的黄少天掼在地上。

黄少天手脚麻利地翻遍了他身上所有的兜,一无所获,又抖开他带的塑料袋,一只还带着热气的烧鹅滚落在冰凉的石板地上。

 

“快说!不然就做了你!”黄少天用匕首死死抵住Peter张的脖子,恨不得一下捅死他。由于太用力,刃上已经染了一层血色。

“听我说、听我说!U盘里有定位芯片!我老婆孩子还在家等着,求求你放过我!你放过我……我告诉你设备码!!”Peter张惊慌失措地吐露了重要的信息。

黄少天瞳孔中尖锐的血光一闪而过。

“……好。”

 

……

拿到了设备码,黄少天低头狠狠地踹了Peter张一脚。

“姓张的,五年前的事没这么容易,我要你血债血偿!!”

 

“不是、不是我——啊!!!!!!!!!!!”

Peter张的瞳孔里映出黄少天浸满了恨意的扭曲面容,和他手中高高举起的匕首在黑暗中带过的一道雪光——这是他最后看到的东西。

大片的鲜血自割破的喉管里喷溅而出,将墙角的洋灰墙面染得一片斑驳。

 

黄少天收起匕首,在裤子上蹭了蹭,正准备走人,突然接到了卢瀚文的电话。

“少天哥快走!你的附近有警察!冲着你去的!”

“小卢你怎么知道我……?”

“刚刚有人给蓝雨打匿名电话,还用了变声器,说是你有危险!宋晓哥刚刚一直搜你的位置,我也一直在打你电话,可现在才定位到你……总之少天哥你快点走!!”

“嗯,放心。”

 

“嗯?”不远处另一条小巷里,楚云秀转头放下对讲机,寻找喊声的来源。

黄少天正在拖动Peter张的尸体,很快被楚云秀堵在当场。

“不许动!!警察!”楚云秀端起枪。

黄少天拉起帽衫上的帽子,掉头就跑。

“站住——!!”楚云秀紧追其后。

 

眼看着跑到了墙边,黄少天几步踩上管道,就要翻墙而过。

楚云秀一个箭步紧紧抓住了黄少天的衣摆,帽衫被扯落肩膀,露出了左臂上样式繁复的刺青。

楚云秀突然意识到她今天遇见了一条大鱼,大到她今天所织的网也许拦不住。

这个刺青,属于蓝雨黄少天——那个老牌帮会的第一杀手。

 

就在她一怔之间,黄少天一脚扫落她手中的枪,紧接着她的右手被重击到脱力。

楚云秀重重摔在地上。黄少天则趁机跑得无影无踪。

 

“目标死亡,凶手跑了。”楚云秀回到警署,把枪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对围上来关心的舒可怡、舒可欣两姐妹言简意赅地说道。

“可是,Madam……有一个匿名包裹寄过来OCTB,指名要交给‘烟雨’行动组负责人楚云秀。”舒可怡犹豫着开口。

“包裹呢?”

“当时冯Sir就在现场,当场交给证物科了,说是要看看有没有危险性。”舒可欣说起话来倒是比姐姐爽利地多,然后很快被姐姐瞪了一眼。

“我去找一趟冯Sir。”楚云秀咬唇,不顾手上的伤,径直走了出去。

 

“Sir……”

“云秀啊,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辛苦你了。”总警司冯宪君笑得很和蔼。

“这就是那个包裹里的东西。”

楚云秀接过来。

 

一张照片。

一张很清晰的照片,清晰到黄少天臂上刺青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辨认出来。

 

楚云秀挺直脊背,左手扶住已经痛到麻木的右手。

“楚云秀必不辱使命!”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42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