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现欧】溺水者【戏精宿舍】


★慎入:现充第一视角,虐,内心戏多,人物有一些身心伤害,不宜进餐时阅读。

★原著:网易王三三《戏精宿舍》。

★说明:本脑洞来自官方2017-11-12更新章节的情景重现(对,就那个40米大刀)。

借用一句编剧大人的话:老高是个挣扎的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划掉)

 

——正文——

 

“老高,你……”

伟哥的手被挥开的一刹那,他本人似乎也有点诧异。

 

副主席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你看看,人家还嫌弃你、不要你碰呢!”

说完,他整了整衣服,几步迈出寝室,顺便狠狠地摔了门。

他隐约觉得对铺的公子哥儿今天看上去不太对劲,所幸他有“开会”护体。

——正如眼巴巴等着他到场的学弟学妹不知道,副主席身上的已经是他本周仅剩的一件干净的白衬衫一样,他们也不知道,这位副主席在没人壮声势的时候,是多么怂。

 

高现低头看着地砖,白炽灯管的光照在地砖上,变成了白乎乎的、模糊的一团,看久了眼睛会发酸。

伟哥絮絮叨叨的声音在耳边盘旋,听不太清楚,只有一个词出现的时候,那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老高啊,我就是猜一下……那个,我不歧视同性恋,但……”

 

他混乱地答了几句“抱歉”,过了一会儿门轻轻地关上了,宿舍里静悄悄的,副主席洒在地上的东西仿佛随着暖气的升温而蒸腾出某些腐朽恶臭的味道。

 

高现感到胸口有些憋闷,他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然后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腕,将衬衫的袖扣也解开,和毛衫一起一层一层卷上去。

他低头默默数了数,二十二。

数完之后,他又茫然地在自己的桌前坐了一会儿。

 

这时候手机“叮”地一声,是微信。

本子的头像还是那个好看的自拍照,带着点盛气凌人的时尚,然而她说:

“我也不是喜欢低头的人……你,可以直说。”

 

高现想,这可能是这个学妹最柔软的一刻了,他们的性格应该是相像的,所以他大概了解她的思维,正如他自己的一样。

——对他们来说,毫无保留地将底牌交到别人手里这一行为,比平日里流于表面的礼貌,更加谦卑。

 

可是学妹,我很羡慕你。

羡慕你可以将表白进行得这样理直气壮,哪怕最终没有结果;在多年以后,当你有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女,这段故事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个笑谈。

而我,甚至连想象,都恐惧得发抖。

 

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熟悉的脸,随即是一串五彩斑斓的幻觉——那是幻觉,他心知肚明。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神经中枢,他对自己的残酷正以120%的比率反弹到他自己身上。胃里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攥紧,空空的胃无力抵抗胃酸的侵蚀,一股热流自喉管里逆行而上。

 

“呜……”他只来得及在吐之前拽过垃圾桶,桶里是他给某个人带的便当,盒子还完完整整。

他什么也没有吃,只能吐出一些稀薄的胃液。胸口如同遭遇了重锤的轰击,闷痛得几近麻木。

 

他没办法,他自找的。

谁也不知道,他的衣柜深处藏着一瓶药——每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对那个人带有暧昧的遐想时,他就会吃下它们,去催吐,直到让自己心理上深深喜欢的,硬生生地被自己的生理所厌弃。

 

这是他从国外的电影里学来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可他不敢去心理医生那里寻求更科学的帮助。这年头,什么都是实名制的,谁能保证他那见不得光的心思一旦诉诸于口,一定不会被除了心理医生以外的人知道?

这世界太大,也太小了。他的家庭环境不是安全的,一旦被父母知道一点风声……

 

高现掐住自己的喉头,用力地呕吐着,尽管他什么也吐不出来。

外面走廊里隐约传来同班同学说笑的声音,渐渐靠近,又最终远去。

 

大概……不管用吧。

不然,为什么还是喜欢着……

 

……

当欧阳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只有高现一个人,他正在安静地玩着手机。

 

“卧槽,你竟然玩阴阳师不叫我?!”欧阳一声大吼,顺便重重一掌拍在高现的左臂上。

高现已经换上了睡衣,睡衣相对来说,要比衬衫什么的宽松多了,半拢在手背上的袖管完美地掩盖了他手指抽痛般的蜷缩。

 

“听伟哥说你情绪不好。”

“……”

“还是家里的事?”

“……”

“明天我陪你去挂个号?没事,等你想说了再说,我先去洗澡了啊。”

“……好。”

 

欧阳看高现肯答话,心里松了口气,乐颠颠地端起盆出去了。

他没有发现,以前总是和他一起去的高现,今天在说完“我也去洗个澡”之后,却半天都没有动。

 

高现的睡衣是藏蓝色的,很深的颜色,即便染上了什么,也很难被看出来。

就像,

亲近如欧阳,也没有发现,他手臂上刚刚多出的第二十三条血痕。

(END)

 

★作者抱头鼠窜中……我是爱原著人物的QUQ希望正剧是好结局啊啊啊

                                                                                                                                     

 

评论 ( 9 )
热度 ( 30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