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挤爆气球的一百种方法 [滴滴预警]

★简介:公司年会上薛瑶咬耳朵悄悄话纪实+羞耻度爆表小游戏……

现代可以随意打打闹闹,回家还能抱一起入睡的薛瑶简直不要太棒!=w=

★CP:薛洋×金光瑶。(薛秘书×瑶总监)

★Tag:甜文,车,搞笑向,现代。

★其他人物:(白切黑还壕的)聂怀桑,聂明玦,温情,江厌离,江澄。

——正文——

【上】

当金光瑶和薛洋急匆匆赶到公司年会现场时,董事长聂明玦正准备上台发言。

 

聂氏集团一向纪律严明,就连年会的前一天都要正常上班,好在年会当天上午不必来。

薛洋昨晚缠着金光瑶要了个爽,今天临近中午才醒。结果金光瑶迷迷糊糊去洗澡,洗完裹着浴巾出来,人还没清醒,硬生生来了个女主平地摔,浴巾散开春光乍泄,后果可想而知……

 

“哎,你裹严实点,真是,没了我你可怎么生存。”薛洋拉着金光瑶找了个座儿,暗戳戳地帮金光瑶整理大衣的领子,还帮他把高领毛衣往上拉了拉,堪堪遮住脖子上的红痕。

 

金光瑶微微仰起下颌配合,听着某人大言不惭的论调,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还不是都赖你……啧,那个东西……我靠!”

 

“怎么了?”薛洋一脸无辜。

“你……没拿出来。”金光瑶咬牙,悄悄地调整了坐姿,抬头瞅见已经快要憋不住笑开始抖的薛洋,于是重重地在他手背上一掐,“特么的别笑了!遥控器呢?”

 

薛洋一边继续抖抖抖,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口袋,憋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放心放心,在我这,只有我能开,嘿嘿~”

 

——之前薛洋哄着金光瑶,给他塞了个小玩意儿,电动还带遥控,小巧无线高科技……emmmm忘记拿出来了。

——至少薛洋的解释是忘记了,嘿。

 

“……感谢各位一年来为集团的付出,聂氏为有你们而骄傲。下面我宣布,晚会正式开始。”台上,聂明玦已经结束了简短有力的发言,正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同所有员工一起看向后台方向。

 

“嗨~大家晚上好!我来担任今晚年会的主持哟~大家说好不好呀!”一个穿着印花西装的年轻男人从后台蹦出来,花里胡哨的,和聂明玦的一身黑形成了鲜明对比。

 

“天啊……聂二少。”金光瑶默默地压低了脑袋,对薛洋说,“他一会要是玩游戏,你可千万别举手……”

“为什么?”薛洋挑眉,“听说他给的奖品挺可观的。”

 

“他的游戏一般不会是什么正经游戏……”金光瑶瞥见薛洋愈发兴奋的表情,忙警告道,“不许想!”

“好吧好吧~”眼看着爱人要炸毛,薛洋赶紧答应。

 

原因自是不必问咯,不过可惜呀,没办法趁机在玩游戏的时候调戏他一把。

不过又一想: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嘿~不用像以前一样,要趁着大庭广众他不便发火的时候调戏,可以回家可劲抱~

 

薛洋脑子里转了一通,心满意足地坐好,决定为了以后的福利,先忍忍自己蠢蠢欲动的搞事之心。

 

然鹅,福利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

(「・ω・)「搞事之神今晚眷顾你,薛洋。

 

在几轮歌舞小品后,聂怀桑拍拍手:“刚才的舞蹈实在太棒了~接下来到了送大礼的时刻!老规矩,我的礼物要通过玩游戏来获得,凡是在游戏中表现格外精彩的人,都将在一周之内,获得我量身定制的大礼哟~”

 

一时间举起的手如同一片森林。

虽然都知道聂二少的游戏一向不怎么正经,但是聂二少的大礼却是实打实的——不拘泥于家用电器和无用的摆设,项链手表领带夹,周边手机精装书,每个人最近想要的东西都会神奇地出现在聂二少的大礼包里。

 

于是乎,女同事们纷纷练就了在年会前夕,将自己种草的口红色号、包包logo,含羞带怯、拐弯抹角地发在朋友圈里,的绝技。

实不相瞒,由此还促成了好几对情侣。男士们再也不怕追妹子买错色号了!实在是喜大普奔,喜大普奔。

 

面对着一片手臂,聂怀桑摆摆手:“不是这么玩的哟~大家座位下都贴着无规律的编号,我现场抽签,抽到谁就是谁好不好~”

 

捧着一个红盒子的礼仪小姐婀娜地迈上台,聂怀桑冲她眨眨眼,把手伸进盒子上的圆洞里。

 

“11号,19号。”聂怀桑掏出两个乒乓球,向台下示意。

两个年轻人兴高采烈地上去了。

“23,24号。”

温情和江厌离开开心心地一起走过去。

……

“最后一组,79,1号。”

 

金光瑶捧着手里的纸条——刚从座位底下撕下来的79号——颤抖:

“卧槽啊……这都能被抽中?”

然后被拿着1号纸条的薛洋半搂着推上台去。

 

“好的,人都到齐了。我来介绍游戏规则。”聂怀桑举起一只小气球道,“游戏很简单,就是每组两人一起挤爆气球。但是——不许用四肢,不许用工具,不许用一切我没说但是明显会降低游戏趣味性的东西!只能靠队友的身体挤爆它~”

 

金光瑶抿了抿唇,他有点腰疼,然而他仍在仔细听着,因为作为一名老员工,他深知聂怀桑的“能耐”不止这么简单。

——他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气球充的气很少,只有拳头大,贴的位置也很缺德——女同事贴胸口,男同事贴尾椎。

还好,看在聂董事长还在场的份上,聂怀桑调换了一下各组成员,避免了男女一组的尴尬。

 

于是第一名很快出现:温情干脆利落地给了脸颊绯红的江厌离一个熊抱,挤爆了她胸前的气球。

 

男同事之间则比较尴尬,靠窗那边有两个小伙子正屁股对屁股艰难地瞄准着,可是气球太小,被挤得来回跳,就是不爆掉,惹得围观群众一阵哈哈哈哈。

 

这边金光瑶一脸无奈地看薛洋把气球贴在他的尾椎上,为了快点结束回去休息,他转过身背对薛洋,示意薛洋也转身,不料薛洋扶住他的肩膀,下身一顶——

气球当然是没爆,金光瑶却红了耳尖:“你干什么——这是台上!”

——以下部分在渣浪——

兰陵幼儿园专列:https://m.weibo.cn/5253641111/4169407691923076

祝用餐愉快~诶嘿~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13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