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有声读物】靡宝《流金岁月》——睡前推文02

我以十二年的炽烈,祭你一生孤独

——序幕:印象——

青年的发灿若流金,面容仿佛氤氲着飘渺的雾气——苍白的,纤细的,美得如同从古老王座上信步走下的吸血鬼贵族。只要他站在那里,身旁的一切似乎都成了黯淡的布景。

但他又是狠戾的、凛冽的,抬手间扼断对手的咽喉。他培养出的那个孩子,Syou,玛莱巴的市长,从血海中走出来的英雄与枭雄,其雕像至今仍矗立在Tulips广场上供人瞻仰膜拜。

——Tulips,意为“郁金香”,那是他和他的女儿,也是他们最爱的花。

——有声推文链接——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6229151.html

——简介——

【阿玦の睡前推文】第二弹~~!(●'◡'●)ノ♥

★推文:靡宝《流金岁月》

★原文在晋江的分类:无CP,爱情,架空历史,正剧。

★便于大家理解的Tag:主支双线,BL,BG,都市玄幻,架空未来。

——不打分,不快闪,慢读漫想。

——愿予你三分印象,剩下七分留待你,自行在字里行间徜徉。

——合上眼睛,让我伴你,一宿好梦吧w

PS.请无视我渣渣的法语发音2333 新学了个单词Bonsoir(晚上好)~

——话唠的开场白——

大家晚上好~

一周不见,欢迎来到【阿玦の每周五推文】第二期。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靡宝太太的《流金岁月》。

大家都知道靡宝太太毕业于川大,高二那年即开始写作,主要以女性言情小说为主,知名作品《歌尽桃花》。但是可能直到最近,有些读者才知道靡宝也是写耽美的。

《流金岁月》即是这样一部作品:主线为年轻的女性心理医生林岚和她接待的、俊美却古怪的青年Kei之间的故事,支线则为这位青年不为人知的过去。主线支线既有言情向,也有耽美向,但是不论哪个方向,都富含作者一贯婉转深情、娓娓道来的风格。

这位俊美的患者的存在为什么是如此高规格的机密?12年意味着什么?林岚和她身边的人们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希望大家有机会还是自行去原文的字里行间寻找,在这里,我仅仅谈一个模糊的印象,让推文和剧透来得委婉一些吧~

——正文——

——第一幕:流年——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人,我想,大概是“流年”。

一上来便用了这个隐隐透着寂寞的词似乎不太妥当,但它用在Kei身上却再合适不过。

 

这个青年,惊人的美丽,也惊人的孤独。这份孤独使得他的美丽更加具有一种绝望的光彩。

他的人生仿佛永无终点的30°N死亡航线,注定孤独地漂泊在被时间遗忘的夹缝。

 

十二年,十二年。

 

一十二载春秋后,过去的一切爱恨都化作虚无,他只能向着一个新的心理医生描述他残存的梦境碎片,然后在红色郁金香里默默睡去——并且经常睡不安稳,或许是因为他携带的NRS病毒让他时时疼痛不堪、躁狂嗜血,又或者是因为病毒那令人不老不死的特性惹来的、无数疯狂而不择手段的垂涎。

 

他有过爱情——那样的刻骨铭心,然而终究在一个又一个十二年后磨灭,仅剩破碎的梦境,让他莫名地心如刀绞。

 

——你知道Syou吗?那一天,林岚问他。

——不记得,但我知道他很有名,你们很崇拜他。他笑着回答,毫不在意。

 

原来那样炽热的爱情也会消失。

原来并没有永远的思念。

“永远”二字对他来说仿佛轻而易举,又仿佛远在天边。

他可以活到世界毁灭,然而他的爱却过早毁灭在无数个十二年前。

 

——第二幕·林岚——

林岚,整篇小说的线索人物,Syou和Kei的故事的发掘者。

这个女孩美丽,能干,独立,理性到有些淡漠,不向往爱情和婚姻,思想独到而有见地——她就这样以一种新时代女性所有的风姿出现在我们眼前,带着些许懒散和颜控,美好而不失生动。

 

她和我们每个人一样,遇上Kei,被他吸引、对他好奇、发掘他的过去,然后做了和许多人不同、尤其是和Syou截然相反的选择——离开他。

 

她不是不曾动心——事实上,没有人不被这个青年吸引,不论男女。

而Kei也不是对她丝毫无情——“你知道吗?岚。那天你在台风中找到我时,我几乎爱上你。”他说。

 

但林岚有她放不下的东西。

——任何一个人听了Kei与Syou的故事都不可能不震动。

 

况且他们中间隔了太多血淋淋的人命:她父亲的、伊弘的、无数叫不上名字的军人、无辜的人民。还有生死未卜的堂妹Saiya、险些丧命的哥哥关风。

而他只能许她十二年,超过了这个劫数,谁都无能为力。

 

于是她毅然决然地推开了他的拥抱。

她放不下亲人与责任,于是她用理性割舍感性,放下了爱情。

 

分别时,Kei望着她说:“我舍不得你。”

——像一只年幼的凤凰,穿越过寒冷与噩梦,经历过业火与重生,终于寻得一处温暖的枝桠。

它做了一宿难得的好梦,因此,它很舍不得这里。

可是梧桐树告诉它:我们只能就此分别。因为我终将枯萎,而你,却是永生。

 

这个女孩从此在他心中种下满园栀子花,正如他和她曾度过的那段相知相依的时光,和红色郁金香一起,根深蒂固地摇曳在他心脏最柔软、最柔软的地方。

 

他从此继续漂泊,在一个又一个十二年的诅咒中度过;

而她转身牵起身边人的手,从此和乐幸福。

 

但至少,他在这十二年里可以品味着与她的回忆,轻嗅着栀子花的芬芳,不再迷茫到凄冷;

而她在余下的几十年里,会用生命将他的名字铭刻于心。

 

——尾声·无言——

其实我很想写一些殊丽的句子来完结这篇推文,但话到唇边却再说不出。

 

到底是如Syou,爱过便已足够;还是如林岚,选择平静的生活更好。终究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我们无从置喙。

 

但我们每个人也许都有过这样一段流金岁月,我们爱过、恨过、活过,挥洒过我们最炽烈的情感。

它是心尖的朱砂痣,是眼底的白月光,是曲曲折折的回廊。

留待我们于百转千回后,静静凝望。

                                                

文案/迟墨长玦

念白/迟墨长玦

剪辑/迟墨长玦(为何渲染出来老是有杂音,头疼quq)

配图/来源于网络,侵删

初稿于2014年03月24日

重修于2017年10月16日

 

 

评论
热度 ( 2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