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神夏莫福莫】I O U——侦探先生的头骨朋友变了?


※角色死亡预警!


“哦,Sherlock你又在冰箱里放了个脑袋——Oh!Jesus! ”

看惯了死尸的医生这次也忍不住在看清头颅的一刹那把冰箱门重重甩上,背靠冰箱门大口喘着粗气。“J…Jim Moriaty!!Sherlock你疯了!”


“怎么了?”夏洛克拿着一根笔一个本子不停地写着什么东西,自屋里转出来,“我想要他的头颅很久了,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基因——或者构造让他的大脑里时常冒出那么多——天才,对,天才的犯罪想法……”


华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滔滔不绝阐述“大脑构造与犯罪想法之间联系”的夏洛克。可怜的医生!自从大半夜在泳池被绑了一身炸弹之后,他发誓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犯罪份子——不论他是什么天才罪犯还是伦敦犯罪界的皇帝,就算他已经死了也一样。


哦,上帝。天知道夏洛克到底是怎么把这么一个重量级罪犯的脑袋搞到自家冰箱里的。华生似乎隐约看见了迈克罗夫特牙疼的场景。


更何况……夏洛克和这个罪犯之间……似乎是有着一些说不上来的……暧昧?


华生很想否认这个看上去荒唐无稽的念头,但是他不是傻子,更何况他是个已婚的男人,自从莫里亚蒂设计一系列对付夏洛克的犯罪行为时,一切都开始不对劲了。


可是……华生狐疑地盯着夏洛克:睡衣,拖鞋,一副高智商反社会的脸……一切正常,除了卷发有一点凌乱,和睡衣带子没系牢之外,一切都是那个刁钻、毒舌、犀利的夏洛克应该有的样子。


“Hey,dear John,你看我的时长远超正常看我时长的6倍,比你最初看我推理时崇拜的眼神还要长……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好吧,他就知道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老实的好医生忿忿地转身上楼,不过他想他最近都不会想开冰箱了!


……

这一切都太正常不过,过了一段时间,那个恐怖的脑袋也从冰箱消失了,看上去事态在向着令人满意的方向发展。直到有一天,传来夏洛克自杀的消息。


他在巴茨医院天台上,用一把手枪,射穿了自己的上颌骨,子弹从头顶冲出去,一枪毙命。


“噢……我早该想到的,Moriaty死了,他没了人生乐趣,也就……也就……”一向坚毅的探长雷斯垂德也忍不住重重地抹了抹自己的眼角。


“他床头上放了一封……遗书。”迈克罗夫特脸部绷得很紧,似乎不拼命克制就要抽搐一般,他展开信纸念道:“对不起,爸爸妈妈,Microft,John,Lestrade,Mrs.Houston.PS把头骨与我合葬。Sherlock”


“……头骨?”华生搂紧泣不成声的房东休斯顿太太,转头向壁炉上望去。突然他发现了什么,他迅速把休斯顿太太交给雷斯垂德,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跑向夏洛克的卧室。


果然,那个本子上,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写满了“Jim Moriaty”与“I O U”


医生对于骨骼总是更了解一些的,不知道在场的人除了医生外,还有几个人发现了,那个夏洛克的老朋友“头骨先生”已经偷偷地被另一个头骨所代替——一个构造奇特、曾经酝酿出无数天才犯罪想法的脑袋的头骨。


最终,他欠了他(I owe you)。

而他,也拥有了他(I own you)。


迟墨长玦

2015-01-23

[注:]最后两句里,“他欠了他”是指福欠了莫;“他拥有了他”指的是莫拥有了福。


评论 ( 4 )
热度 ( 115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