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皇叔》观后杂感

【码评论】
lofter水真深啊(›´ω`‹ )还是自古评论区出大神呢?

啊Yao又掉进冷坑了:

🔹突然想到我也没啥粉丝为什么不把碎碎念搁到老福特上(¦3[▓▓]
🔹一个月前写的,此时再看发现心境已变化了许多xd


近日《张公案》刚拿到手,听说和《皇叔》是相同背景的,就打算先重温一遍《皇叔》,没想到这一回重温竟比初中第一遍看时虐感增了许多倍。(也可能是小时候看得不认真…汗颜…)我是个没文化的,可能许多地方都会错了作者大人的意,就按着自己的满是偏差的意思理解了。


总结起来,做个不恰当的譬喻,我就像是《如意蛋》番外里那只小狐狸重葛,渡了两回天劫,无知无觉地飞升了。可我没它幸运,被大风文字里的数道惊雷直直地劈在天灵盖上,几欲化灰。


《叔》前部分有些温吞,自伤自怜的风流王爷对妙人思慕而不得,搞搞回忆杀,交代了举事的前因和自己希望洗脱奸臣名声的志向,一片春花秋月的景象下暗流汹涌。


中间急转直下,第一道天雷劈下来,举事的结果令人惊诧,叔本以为是自己帮皇侄儿算计着把叛党一网打尽,没料到叛党里除了他竟还有一位忠臣,自己被两位皇侄套中套,抓了个奸王谋逆的现行,偏偏能解释的人开不了口,向来不信任小皇帝的叔,只好先行跑路了。


看到这里真是满心委屈,半夜边看边哭,哭到天亮。知道叔痛快认罪和喷血暴毙都是骗人的,还是忍不住心疼……虽然后来的故事可能只有按大风写的那么发展才够精彩,可我却一直为叔泡汤的忠臣梦感到惋惜和不忿。只能说大风把第一人称的便利之处用到了极致,让读者心情大起大落不亚于角色,当然也有叔爱脑补蒙蔽了读者视角的原因。😂


其实我很恶趣味地好奇皇帝小云小柳三人刚听到宗王为叔澄清后的反应😂该是何等辛酸懊悔😂


个人感觉,叔对皇帝的那种不信任,是一种试图保全自身,保全颜面的手段,从不把自己置于一个(在情感上)可能被抛弃背叛的位置,宁可让皇帝得知真相后愧疚,那种“我没有对不起你,是你冤了我”的坦然心态大概伤了小皇帝的心,后来叔面对启赭的假毒药,也是一般无二的不信任,才得了启赭那句“我一直都信叔,但叔从不信我”,这对叔侄着实可叹!


“阿毓当心!”这句话惊了我两次,第一次我被皇叔脑补帝的本质骗了,也以为启赭和小云两厢情悦,还为当了跳梁小丑的叔感到伤心,后来才琢磨出一点别的意思,明白了皇帝情急之下担心的到底是哪个,更加伤心了。


得知云毓的真实身份又让我挨了一道雷,荒唐悲哀中又有一丝不厚道的想笑,叔一共就三个备选答案,其中两个都是自己的亲堂侄……唯一一个没血缘关系的,算起来也不是同辈(不知道这么算对不对)不过还好,小云对这段尴尬又纠结的情感选择了相忘于江湖,希望后半生的云游能治愈前半生的操劳与心酸。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我是个柳党😂毕竟官方给了相守的好结局,醉酒番外甜哭了……我不认为叔最后跟柳共度余生是退而求其次、找个人过安稳日子罢了,倒觉得他俩互相捡了个大便宜,在一起生活十分相称。


最后,真心感谢大风写出了如此动人的故事,看得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十分抱歉按自己的感情曲解了您的文字,如有说错的地方请原谅我吧。爱你😘

评论
热度 ( 26 )
  1. 迟墨长玦只吃雪花豌豆 转载了此文字
    【码评论】lofter水真深啊(›´ω`‹ )还是自古评论区出大神呢?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