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张公案砚兰】未识情多 [七夕糖~]

——大风刮过《张公案》王砚×兰珏同人

★原著属于大风刮过(女神!),OOC归我。图源:千二百-张公案漫画。

★划重点:王砚×兰珏1v1。评论区可讨论其他CP,但不要撕,谢谢。

★怕有的小伙伴忘了,特此提示:墨闻是砚少的字,虞玧、薛沐霖、温意知都是他的官N代发小们。

★时间线是他们更年轻的时候,砚少是刑部郎中,兰大人还在礼部当小官,并且还跟砚少有点小别扭的阶段~

★感情线其实很隐晦,古人含蓄的美啊~另外少年们的友情和意气风发的感觉也是我读原著时非常喜爱的(星星眼)!

 

——正文——

“维天有汉,鉴亦有光;跤彼织女,终日七襄。”(诗经·小雅)

 

因不比什么中秋春节的隆重,家中长辈无需伺候,女眷们也自得其乐,今年七夕夜,又是几个招猫逗狗一道儿长大的公子哥儿凑在一处吃酒。前半夜尚在月华阁,后半夜则不知道要醉卧哪处楚馆红楼。

 

王砚匆匆换了便服踏进月华阁时,虞玧、薛沐霖等人正在掷签决定后半夜宿在何处,见他进来,忙招呼道:

“这不是王郎中嘛,还以为你今日又公干,不同我们一处了呢!”

“可不是,我们家老爷子近些天可没少念叨我,说是王太师家的大公子又破了一桩悬案,待年终吏部考校时又是一笔功绩云云……”

 

“门面话少讲,”王砚掸掸袍服下摆,往桌边一坐道,“我还不清楚你们?若不是在自己任上做出了些功绩,此刻哪儿还有闲情逸致来拿我练嘴皮?”

 

他拈起桌上白瓷茶杯,杯中早就有一旁侍立的小厮斟上热茶,王砚啜了一口道:“沐霖,下月你们鸿胪寺接待南蕃使臣,到时候得了赏赐,可别忘了给我们几个开开眼。”

 

薛沐霖露齿一笑:“还真是比不过你的消息灵通。不过赏赐万万不敢想,只盼到时候不要出什么差子才好。”

 

温意知转了转手里的花签筒道:“都到这儿了还说公务做甚?墨闻来,抽个签。”

 

“那个我就不抽了。”王砚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今晚家严有令务必早归,改日一定向各位赔罪。”

 

“……啊?”温意知一时有些愣,薛沐霖也不知所措,唯有虞玧眉峰一挑,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

 

“莫不是墨闻从今往后只认识‘专情’二字,再不识得‘多情’二字了?”虞玧凑过去,拿折扇敲敲王砚的手背,低声道。

 

“你怎知是‘多情’,而非‘情多’?”王砚拎起桌上的酒壶便灌下一大口,酒壶小巧玲珑的,上鼓下收,细小的壶口还粗刻了一圈花样,花雕浓郁醇烈的香味也从中蔓延开来。

 

“好一个‘情多’!”虞玧将折扇收回,重重在掌心一扣,大笑道,“快去罢,那边衙门早该卸班了。”

 

王砚抱拳告一声罪,飞也似的迈出楼去,后头小厮极为识眼色地跟着告罪,掩上门之前不忘说一句:“各位公子爷莫怪,我家少爷今晚着实得早归,来之前已经给玉堂春、红袖招、醉欢楼……那边的妈妈都打点过了,不论几位公子爷今晚去哪家,都是最好的招待。”

 

温意知看着手里的签筒哑然:方才王家小厮说的几处青楼,他的签筒里都有。

 

薛沐霖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当真是瞒不过咱们刑部王郎中的一双利眼啊。”

 

……

 

“嘚嘚”马蹄声,掠过了闹市街巷,穿越了情人佳侣,直跑向早已漆黑一片的礼部衙门。

 

暮幕垂落后的衙门只余藏在阴影里的成片建筑,与连绵飞檐上悬挂的红色灯笼。四下静悄悄的,月辉均匀地铺撒在衙门门口的空地上。

 

一身青衫的兰珏自大门里走出来,只听得一阵疾疾蹄声,王郎中的高头大马就稳稳地停在身侧。

 

“王公子,你这是……”兰珏讶然。

“知你看书多,今儿正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王砚翻身下马,走到兰珏面前道,“走,找个地儿喝酒?”

 

兰珏微微一笑:“得王公子相邀,不胜荣幸。那……酒在何处?”

王砚执鞭的手一滞:“坏了……今日带的好酒都放在月华阁……”

 

正说着,忽闻巷口又一阵马蹄声。王砚定睛望去,来人愈来愈近,那马似是着长公主府的配饰。

两匹马上的小厮翻身而下,一人怀里揣着一个小酒壶,向王砚稽首道:“见过王公子,小人奉少爷之命,为王公子带来美酒两壶。”

 

王砚看自家小厮接过酒壶,又塞了赏钱,方笑道:“代我谢过沐霖他们。”

兰珏在一旁看着,突然道:“王公子有一群知己。”

——这句话倒是不像刚才那句“不胜荣幸”一样酸乎乎的,而是真诚得多。

 

“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一群知己,倒是没那么多;三五至交,还是有的。”王砚知他在赌气什么,又在感慨什么,遂道:“不知这知己里,日后能不能有兰大人一份呀。”

 

“哎?”兰珏一时吃不准平素一向雷厉风行的王大少爷今夜这句贴心话儿是怎么个情况。王砚看他呆怔的模样,心里大乐起来:

 

他砚少的风范,处长了自然能体会。

今夜不过是皮毛上的一星半点尔,日后多得你心里眼里都装不下。

 

清风,银辉,露华浓。

佳节的丝竹声远远传来,

一弦一缕,极尽相思。

(终)

 

迟墨长玦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