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虐瑶梗求太太写~~~~~

你还用找人写吗(◉㉨◉)  这已经是一把天衣无缝的四十米大刀了啊喂!!下午讨论到恶鬼噬身的时候我都想哭quq 我的天啊你哪来的这么多刀脑洞哦,,,,QAQ

为君恨生:

虐虐虐!虐身虐心!!!!


三观不正!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没有文笔可言,只是记个梗求太太来写。!




————————————————




金光瑶坐在特质的刑椅上,手腕被镣铐紧紧的紧紧的固定在扶手上。


一身金星雪浪袍已经被污血染赃,脸色惨白,额前是密密麻麻的细汗,渐渐凝聚成珠,自脸颊滑落。


金光瑶始终微笑着。




外面丝毫看不出来,这特质的刑椅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有坐在上面的金光瑶最清楚。


腕上的镣铐,内有尖锥,直刺入骨。


然而相比身下不可言说的位置,这镣铐的痛苦简直不值一提。


那是聂怀桑特意为金光瑶这娼妓之子特意改造的“木驴座椅”。看似正常而普通的一把座椅。


只有金光瑶能清楚的感受到,一根手腕般粗细,而且被削尖的木桩正深埋他体内,不时的抽动着,幅度不大,却足以让人痛不欲生。


聂怀桑想要折磨他,肉体和心灵上。


折磨他,彻彻底底的击垮他。




观音庙失利,金光瑶被囚,自打聂怀桑走进这囚室,金光瑶就已经将可能发生的一切,全部想了个遍。


金光瑶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受着,咬破了舌尖也始终保持的笑容。


他这一生宁弯不折。


可唯独在如今的聂怀桑面前,他不愿低头,不能低头。


尽管他早已低入尘埃,依旧想要拼劲全力,守护这最后的一丝尊严,微不足道的尊严……


怀桑摇着折扇,站在旁边调笑着说:“今日二哥要来亲自审你, 呵呵~ 也不能说是审吧 , 毕竟三哥那些个事已经……”


聂怀桑眯了眯眼,顿了一顿,复又笑道:“娼妓之子就该有个娼妓之子的样子。早该让二哥看看你真正的样子。”




金光瑶喉结滚了一滚,依旧笑而不语。


聂怀桑却捕捉到了他那一刹的失神以及,一抹淡淡的悲色。




怀桑笑意更深了,口气也越发得意了。


“三个可以像在观音庙里一般向二哥求饶,只是你现在的模样嘛……呵呵”聂怀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金光瑶长袍之下微微颤抖的双腿。


只是如此不堪模样,你可愿被他看见?


金光瑶知道,蓝曦臣来了,只要他开口跟蓝曦臣求饶,让蓝曦臣看到他现在的模样,蓝曦臣一定会救他。


聂怀桑就等着看这一场好戏 ,等着看他尊严尽失,等着看金光瑶下面被伺候着的下贱模样被蓝曦臣看到。


只要他一天不求饶。聂怀桑就会一直想尽办法折辱他,被当做娼妓之子肆意糟蹋。


是最后的自尊被剥夺,还是低声下去的求得一线生机,怀桑给了他选择。


可今时今日,已经落到如斯地步的金光瑶绝对不会求饶,绝对也不会在怀桑面前求饶,绝对不会让他得逞,任他嘲笑。


所以……


当蓝曦臣站在金光瑶面前……


当金光瑶面对蓝曦臣时……


不管是无意间的关心,还是一脸悲痛的质问……


金光瑶都淡定自若的微笑着。


待到蓝曦臣已经说到无话可说,待到一室的沉默只剩决绝。


金光瑶终于哑着嗓子开了口:“蓝宗主不是都知道了吗,还想要我说些什么?承认什么?或者说……直到今时今日蓝宗主还想着为我这罪人开脱?”




最终逼得蓝曦臣脸色一片惨白,拂袖离去。




聂怀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走近金光瑶,弯下腰, 对着他耳边轻声说道:“三哥,你叫怀桑好生失望呐!”


聂怀桑走了,金光瑶苦笑声,终于不堪重负的大口喘息。


一喘气就咳出大口大口的污血。




夜里,金光瑶昏昏沉沉的睁开眼,却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薛洋。


他潇洒的倚在牢门上,大大咧咧的啃着苹果,接好的断臂也已经恢复。




见金光瑶醒了,他痞痞的笑着。


打开镣铐的同时,薛洋神情一冷。




尖锥拔出手腕,鲜血淋漓,金光瑶却没事一般的对薛洋笑笑。 




薛洋皱着眉头,没有说什么,可眼里的狠戾,却清楚的映入金光瑶眼中,


薛洋不语,却见金光瑶半晌都没有动作,有些不爽的说:“坐上瘾了?还不赶紧起来跟老子走?你那好四弟那边,可真拖不了太久。”


毕竟,还有个泽芜君在。




瑶妹眼神微怔,调笑着道:“不如成美扶我一把,坐久了,腿有些麻。”


薛洋一听成美俩字就炸毛了,一边抱怨道:“老子说了多少遍了,别那样叫我!”同时,发泄般的一个用力,一把将金光瑶整个人拽了起来


然后,随着那一个用力的猛拽。


木桩从金光瑶下体猛地拔出,顿时血如泉涌。


金光瑶一个抽气,顿时试了生气一般,直接软倒在薛洋怀里。


薛洋一见这状态,顿时怒了,  抱紧金光瑶怒吼道:“你!!”


瑶妹喘了口气低笑着打断他:“没事,麻利点,少受点罪。”


薛洋咬牙,背起瑶妹,一边数落他够狠,一边赶忙往外跑,瑶妹气息越来越不稳,薛洋感觉到了,心里开始发慌。


他说:“小矮子,你可别死了啊。老子救你一次不容易啊。”


瑶妹轻笑。




这个时候,身后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两个人都知道,聂怀桑的人很快会追上来了。




夜色下,好像只剩一望无际的密林。




金光瑶长舒一口气,淡声道:“阿洋,放我下来”


薛洋许是跑的有些急,喘着气吼道:“滚,别跟老子添乱!”


金光瑶的声音越来越小,说:“薛洋,来不及了,你自己走。”


薛洋清楚的感觉到身后一片湿粘,他的背后 ,衣服裤子全部被血浸湿了。


全是金光瑶流出的血。


他们都知道


路上流下的血迹 都不可能让他们轻易逃脱。


木桩子插了那么久  薛洋那一拉  直接把金光瑶从椅子上扯起来,血如泉涌,瑶妹的肠道早就被木桩的捅破,溃烂,其实早就撑不下去了,木桩子一拔出来立马就会血崩。


瑶妹想要个干脆,激薛洋拉了那一把,少受点罪,也是把自己往鬼门关里送。




金光瑶是彻底不行了,他一遍遍的说要薛洋停下,一遍遍的说要薛洋毁了他的尸体不要再让人作践,他说让薛洋自己跑吧,千万不能被人抓回去。




千万要好好的活下去。




薛洋不理他,直接吼了回去:滚,老子辛辛苦苦来救你。谁赔老子的损失。


瑶妹叹了一口气,说了句:  求你


便再没了声音。




然后薛洋停下了。


怔怔的望着前面无尽的漆黑,愣了很久。


夜很静,薛洋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后面嘈杂的声音再次传来,越来越近。




薛洋忽地一笑。


干净利落的把金光瑶放到地上。


然后招出无数恶鬼。


一声令下,恶鬼一起扑向金光瑶。




蓝曦臣是第一个追来的




薛洋远远的回头,死死的盯着蓝曦臣  ,一双眼睛通红。




然后他动了动唇,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说:“好!绝不让人作践你。”




薛洋转身,再不回头。




只留下蓝曦臣一人,疯狂的砍杀恶鬼。可终究无济于事。。




最后一眼,透过无数恶鬼,薛洋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金光瑶笑了。


不似以前那种虚伪恶心的笑。




是发自内心真真正正的笑。




“小矮子,一路走好。”






————————————————




关于那个在瑶妹体内抽动的木桩,那个抽动的幅度绝对不能大,要起到慢慢折磨又必然致死的效果,但是一单抽出,就会立刻大量出血,所以那个木桩相当于也是一个保命的东西。


瑶妹吐出的血是污血,说明身体内部已经发炎溃烂了。


瑶妹受不了了,但是又不肯求饶。


折磨久了,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站起来,而且如果慢慢站起来,还不如一刀来个痛快。


瑶妹已经是生不如死,而且必死无疑了。


瑶妹想解脱的,于是就激薛洋拉了他一把。




到最后,只求薛洋彻彻底底的毁了他的身体,死了也不要在被人拿来作践。





评论 ( 8 )
热度 ( 85 )
  1. 清浊钐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堆文堆梗
  2. 九葉苏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即使低到了尘埃里,也不会放弃最后的一丝尊严;既然要死了,我宁愿死的痛快,也绝不会让人作践。——金光...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