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鬼戏+镜魇(中)


微博主页君中元节产粮活动作品。

【中卷】镜魇(1)

看到在自己眼前死去的人重新站在面前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至少金光瑶不会感到恐惧,因为这原本就是修仙世家司空见惯的事。
.

他只是在看清对方的一刹那就将袖中“恨生”的剑柄滑到了掌心,他需要判断,眼前的“人”是否还保有神智。
殊不知,这片刻的犹豫,便已经不是平常的敛芳尊了。
.

眼前的人影笼罩在大团的青烟里,发帘有点凌乱,脑后却用金星雪浪绣带束得完好——金光瑶一看便知,因为那条发带本属于他自己——身着簇新的玄青衣裤,左臂拢在袖中,袖管空空荡荡的。
.

人睁眼时,命火旺盛,阳气自双目冲出,能够驱散阴气,故年轻力壮之人,寻常小鬼近不了身;
而人阖眼时,命火微弱,阳气闭于体内,阴魂便往往在此时兴风作浪,甚至借机缠身,又一说做贼心虚者更易招阴。
.

眼下金光瑶睁开双眼,灵剑“恨生”蜂鸣不已,屋内阴魂一瞬间寂静无声,半空清辉又自窗间倾泻入室,唯有眼前人的面容,清晰无比。
.

时逢中元,地府洞开,故人踏血而来。
——薛洋,回来了。
.

“怎么?敛芳尊近来竟然迟钝了,我还以为你刚才就要拔剑斩得我魂飞魄散呢~”
熟悉的腔调令金光瑶喉头一热——又是这种拿自己的命不当命的口气。只是惟有此时,他才更清晰地意识到:薛洋的的确确是死了。
.

“怎么会——成美,”金光瑶佩服自己还能笑得出来,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薛洋脸颊与脖颈上黑色的纹路,直睁得眼睛发酸,“你能回来,实在是一桩美事。”轻描淡写地略过了生与死的话题,仿佛真的在对着久出方归的家人叙话。
.

避重就轻一向是敛芳尊的强项,可薛洋向来一肚子坏水,生来仿佛就是克他的,怎么可能轻易地放他过心里这道坎。薛洋嘻嘻一笑道:“金光瑶,你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从鬼门关里跑出来的?在那边又经历了什么?”
.

金光瑶惊悸抬头看向他双眼的一刹那,薛洋脸上、乃至全身都突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无数道血口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地出现在他脸颊、胸口的每一寸皮肤上,出现的位置不断飞速幻变着,每道伤口都不尽相同,但每处均是皮肉翻卷、深可见骨;右颊上有一处二寸长一寸宽的皮肉忽地滚起水泡,继而焦黑,散发出令人作呕的焦糊气味,又忽然消失;金光瑶甚至看到薛洋的脑袋有三次滚落在地,其中一次两颗眼珠子还迸了出来,颇有弹性地弹了两下。
.

金光瑶气息一滞,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整个人便被薛洋单手一拉一扯搂到了怀里,鼻梁重重撞在他的肩窝处,生疼。
还没等金光瑶疑惑为什么薛洋明明在气息上属于阴魂却还保有自己原本的躯壳,身体就被翻了过来,正对着墙边三尺多高的铜镜。
此刻薛洋已然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但惨白的面色与颊边黑色的纹路仍在,同迷蒙的青烟一道映在铜镜里,一片鬼气森森。
.

“成美,你此番归来,是有什么心愿或者……跟我说,我一定替你做到。”金光瑶没有回头,任由薛洋右手指尖在自己掌心里轻轻揉按,刮蹭着腕上的脉搏,他望向镜子里薛洋的眼睛,声音低柔,一字一句都怕惊扰了什么一般,“就算你想要……晓星尘下去陪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宋岚我打不过,但他势单力孤,就算蓝家有意护……唔——!”
.

“真啰嗦。”薛洋在金光瑶唇上咬了一口,贴着他的唇瓣腻声道,“再叫这个名字就肏死你哦~敛芳尊。”
【TBC】

阿玦:
我可能写的不是耽美,而是鬼故事……
下卷飙车~~

评论 ( 8 )
热度 ( 62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