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桑莫】复活

——2017年七夕节贺

★原著:《魔道祖师》,人物属于原作,OOC归我。
★CP:聂怀桑×莫玄羽
★Tag:吸血鬼,现代,甜文
★现代吸血鬼设定,怀桑是贵族,玄羽是普通血族。其余人物关系基本原著向。各种中西混合的东东乱入。
★本故事开端为原著大结局之后的很多年。

【正文】
莫玄羽睁开眼的时候,放眼望去是鎏金嵌彩的穹顶,弧形的拱壁均由彩色琥珀拼贴而成,壁画中莉莉斯长发垂落胸口,嘴角挂着妖艳的笑。

四周摸一摸,尽是绛红色的丝绒。显然自己睡在一个做工精良的高档……
棺……材……里……??

“玄羽——你醒了?”头顶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声线还是柔软的,但口吻显然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棺材上方,看起来有点激动,却又竭力保持着冷静,但反复轻咬下唇的尖牙仍然泄露了他的心情。
“我用了两百年,终于把你的灵魂养回来了……”

临死前的回忆冲撞入莫玄羽的脑海:被欺骗的痛苦、陷入疯狂的复仇、偷取黑魔法禁术、以血献祭……
腕脉上的伤痕仍历历在目,每一条都似乎要把手腕齐齐斩断一般不给自己留半点余地,鲜红的花绽放在眼前,妖艳张扬得如同弗罗门戈舞的舞裙。

莫玄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白白净净,一丝疤痕也没有。
他好像不记得一些事了……最后的记忆是聂怀桑站在关他的小屋的窗外,看着他朝自己手腕上划下第一刀……他的表情他已经记不清了,仿佛有些不忍,但终究没有阻拦。

“当年,你的灵魂一离体,我就用魔灵瓶把你收起来了,然后去找了一尊傀儡。”聂怀桑倚在棺材边低头看他,语气平淡得仿佛在说“我今天早上喝了一杯O型血”。

“于是我又复活了……”死过一次,前生事宛若久远尘封的记忆,爱与恨都有些模糊不清,因而莫玄羽提起这个名字时还算平静,他问,“他……金光瑶呢?”

聂怀桑嘴唇微动两下,一名血奴叩门而入,手里捧着一方玻璃盒子,里面的东西莫玄羽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是一顶黑色礼帽,它属于金光瑶。

“……”莫玄羽脸颊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不知道应该表现出悲恸还是欣喜,可是无论哪一种他都表现不出来。
他是个挺普通的血族,把心交出去,除了被欺骗、被利用之外,什么都没有得到。
就连眼前看起来苍白柔软的少年,都是当年哄他送死的人之一。
不过,当年的死亡也是他自己选的,怨不得聂怀桑。
可是怀桑,你为什么要把我拉回到这个残忍的世界?

“我该走了,谢谢你,怀桑,改天我一定再来正式表达我的感谢,但我现在需要回家休息一下……”莫玄羽起身,摇摇晃晃地扶着棺材沿跨出来,聂怀桑伸手扶了他一把,令他站在自己面前,然后……
继续低头看他。

等等等等?卧槽不对?!
聂怀桑不是个172的小矮个吗?
这两百年他长高了?
这不可能!

聂怀桑看着他一瞬间的惊慌失措,手持折扇——他最爱的中国收藏品之一——“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都说了是傀儡,怎么可能和你原来一样高嘛~”(^_^)
“可是这怎么看都只有……165左右吧?!就没有更高的傀儡了吗?!”(╯°Д°)╯
“没办法呀,时间紧,就只找到这一具咯~”(*^_^*)

聂怀桑俯身轻轻捏住莫玄羽的下巴,手感真不错,身高差也刚好~
“顺便一提,玄羽,莫家已经没了,那些对你不好的人,已经被我大哥(的手)撕成碎片了哦~”
“那还真是劳烦你大哥了哈哈……没事的我可以找个别的地方先住!”刚想跑就被聂怀桑一把拎了回来。

一想到聂家大哥,那个性情暴戾的伯爵阁下,莫玄羽腿肚子都发软——即便现在古堡里感受不到第二个高阶血族的气息。
“等,等你大哥回来,他非打我不可……QAQ”

“不会回来了。”
“……嗯?”
“我大哥,他不会回来了。”聂怀桑掀开半面黑色的斗篷,向他示意自己胸口的位置:
聂氏的家徽闪着冰冷的光泽。

聂怀桑身后的挂毯上,莉莉斯眼神惑人,再往上是弧形延伸向上的穹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面斗篷看起来很大很重,它属于上一代伯爵阁下,如今它被纤细的少年伯爵硬生生披在肩上,几乎要将他压垮。

“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莫玄羽慌乱得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聂怀桑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歪了歪头,脸上还挂着好看的笑容,莫玄羽的手腕被轻轻拉起贴近他的唇侧。

“那么玄羽,留下来陪我吧。
“我还有好多故事,可以慢慢地讲给你听……”
(END)

阿玦:
赶着去上课就匆匆收尾了,接下来以怀桑的机智撩玄羽不成问题啊哈哈~两百年的故事比《一千零一夜》还长,讲着讲着就把玄羽撩到手了~w

写这篇的初衷是突然想到:当一切落定之后,怀桑一个人要怎么继续过下去呢?当年兄长暴死,他又是怎么擦干眼泪,跌跌撞撞地撑起偌大的聂氏,伺机完成复仇的呢?
那面巨大的斗篷就像聂氏的家业,沉重,但怀桑不敢脱下它。

而玄羽当年会听他的话,召唤夷陵老祖,想来也是和怀桑关系不错。
而且玄羽一开头就死掉了,也是很惨,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就让这两只在一起吧~以后的岁月还有很长,活着的人请好好活下去。
七夕快乐~

迟墨长玦
2017-08-28

评论 ( 8 )
热度 ( 70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