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鬼戏+镜魇(上)


微博主页君@今天主页吸薛瑶薛了吗 中元节产粮活动特供~(主页君超级好w快去关注她~)
原著:《魔道祖师》,人物属于原作,OOC归我。
CP:薛洋×金光瑶
Tag:兰陵双花,原著向,对镜play,鬼怪
简介:薛洋中元节灵魂归来……适合胆大的孩纸晚上看|・ω・`)

【上卷】鬼戏

“时逢中元,地府洞开,故人~踏血而来……”
窗外隐隐传来飘忽痴魅的腔调,如泣如诉,夹杂在嘈杂的铜铃声中,仿佛织成了一片密密的网——网的每个节点都镶着四花倒刺的小钩子,尖锐地刺进他的头皮里,带来撕裂般的剧痛。

金光瑶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正坐在内室梳头,左手拢发右手持梳,唇间抿着一条簇新的发带。
金家有许多侍女,若用不惯还有侍童、小厮,但金光瑶向来不喜欢别人在此时近他的身,除了秦愫。可这会儿正赶上中元节,秦愫作为当家主母,前往金鳞台主持晚宴去了。他过会儿也要返回去,这时候不过是借着更衣的名头出来散散酒意。

他有点享受这难得的寂静,整个人也是放松的——在某些惯常的动作中思考,着实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因此他没有命人点燃灯烛,也没有掀开室内四角雕柱上覆盖夜明珠的锦帕。今夜的月光已经足够明亮:清辉自窗棂间投进来,映在磨光的铜镜上,清晰地映出金光瑶微蹙的眉。

也就是在这时,那鬼魅般的腔调穿透夜空,直从前厅传到后院。
金光瑶扶住前额,试图抵御这突如其来的刺痛,刺痛感却在他运起灵力后消失了。

金光瑶推门出去,只将门虚掩着,走到廊里唤来管家:“前厅现下演的是什么戏目?”即便刚刚经历过一番剧烈的头痛,他对待下人也是和颜悦色的。
管家躬身道:“回仙尊,是新近盛行的鬼戏,这一出叫《鬼郎君》。”

鬼戏,并非有鬼魂唱戏,而是近来在世家贵族中颇受欢迎的一种唱腔。歌者多为年轻女子,以银粉敷面、朱砂绘眉、凤仙花汁染手甲,化作鬼魅模样;一旦开腔,便与平日里嗓音全然不同,以高亢诡异的腔调述说故事。
而这些故事也多与狐仙山魅、恶鬼罗刹有关,其中不乏由常见的坊间传奇套作而成的,生拼硬凑,听着甚是滑稽;只因其中还杜撰了许多男女情爱的内容,因此颇得一批世家女眷们的喜爱。

金光瑶又仔细听了听唱词,似乎没什么不妥,只是因没看过词簿,不清楚方才那一句“故人踏血而来”,唱的究竟是“踏雪”还是“踏血”。他慢慢踱回内室门口,突然顿住脚步。
——方才他没有感觉错,问题来自室内。并且,那股挥之不去的异样感比他出门之前愈发浓烈了。

金光瑶右手悄无声息地确认了软剑剑柄的位置,左手拢在袖中,猛然挥开两扇门!
门开了,室内的一切尽收眼底,带着他熟悉的檀香味,并没有厉鬼呼啸而出,连一丝风都没有。

金光瑶踏进一步,缓缓阖上双目。阴气在他合拢眼皮的一刹那暴涨!整间内室的气流仿佛都凝滞了,耳畔又传来了嘈杂的铜铃声与冤魂哭泣的声音,一瞬间华贵精致的内室竟似新鬼群聚号哭的黄泉路头!

在他身后窗外空中,原本通透的月光突然忽明忽暗地闪了几下,最终黯淡下来,惨白的,投射在窗边。窗边妆台上的鎏金铜镜中,倏地闪过一个影子,一瞬间便消失在镜子里。

金光瑶也当真不愧仙督之位,技高人胆大,硬是闭目在一室阴戾中,准确地找到了最凶的一处。他睁开眼,几乎是在看清眼前人的瞬间怔住:
“……是你。”
【TBC】

05:58A.M. 2017-08-24
阿玦:
说实话这个时间,写鬼戏的时候,我也有点瘆得慌……瑟瑟发抖.jpg
另外,文中鬼戏部分是我随手编的,与我国古代文化中的“鬼戏”没有直接关联,写的时候也没有参考资料,请勿当真2333

评论 ( 8 )
热度 ( 66 )
  1. 暮云深迟墨长玦 转载了此文字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