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金光瑶】那些来自瑶妹的温柔

原著总结:那些曾被你忽略的、来自瑶妹的温柔。

——说句题外话——

成天被人骂娼妓之子谁都想杀人,结义大哥对自己又骂又打还想杀了自己谁都要自保,白月光蓝大是因为自己伪装的假象才和自己做朋友……但是瑶妹对人好的时候,是真的细致温柔,可惜没有几个人愿意像忘羡一样给他一个相对客观的评判。
而这一切的开端却是因为出身。一句“娼妓之子”,他要吃多少苦、费多少心血才能让自己和别人平等;可即便日后贵为敛芳尊,那些非议还是如梦魇般缠绕。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父不曾认可他,兄间接躺枪,妻和子的悲剧还是因为金光善,师是温若寒,友是想杀了他的聂明玦……瑶妹认下的一众错里,没有几件是他主动想要做的(只除了金子轩的事,是瑶妹主动透露了穷奇道截杀,间接害死金子轩)。

蓝曦臣沦为人质,他仍以礼相待;思思是重要的人证,他不曾灭口……到头来蓝曦臣将他一剑贯心,思思在众人面前令他声名狼藉。
固然这两人并非有意为之,但,何等讽刺。

从没有人想过,金光善是该杀的,如果没有金光善的抛弃、践踏,没有他对秦夫人的兽行,金光瑶本来有很多机会可以得到救赎。
这群人只知道,他们开了个大会,一起慷慨激昂地怒斥一波,然后就可以去围攻、去推翻,然后让宗门势力重新洗牌。
“娼妓之子”又可以被拿出来耻笑,瞭望台也定然是金光瑶野心的体现。

身前身后,竟然只有忘羡敢说一句金光瑶留下思思性命的缘由,只有金凌记得小叔叔送他仙子时的笑容。
聂怀桑在捡起他的纱帽时,又在想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了。

那些厌憎他的、蔑视他的、出卖他的,他尚且不曾辜负,而真正袒护他的薛洋和苏涉,却随他一道踏上了黄泉路。

——原著段落——

【1.对金子轩:】
通常,家主为了强调绝对权威,都会刻意减少平辈名士的壁画数量,或者换一位技艺稍次的画师,使自己不被压一头,对这种行为大家都心照不宣,表示能理解。然而金子轩也占有四幅,竟与身为家主的金光瑶平起平坐。画中的俊美男子神采奕奕,傲气骄人。

【2.对金凌:】
第二天,金凌赌气不出门不吃饭,金光瑶就在他房门口晃来晃去,金凌背靠着门大喊道别烦我,忽然从门外传来一声小奶狗的嗷嗷叫声。
他打开门,金光瑶半蹲在房门前,怀里抱着一只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黑毛小狗,抬头对他笑道:“我找来这么小玩意儿,不知道该叫什么,阿凌你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那笑容温柔真切,金凌不能相信金光瑶是假装的。

【3.对秦愫:】
而金光瑶也没有辜负她,虽身居仙督之要位,作风与其父当年却有天壤之别,从不纳妾,更不曾与任何别的女子有染半分,这一点让不少宗主夫人着实羡慕。此刻,魏无羡看金光瑶一路牵着夫人的手,神色举止皆是十二分的温柔体贴,似乎还担心她走路不小心碰了玉阶,心道果真不假。
……
蓝曦臣摇了摇头,又道:“第二,你的……夫人……”像是难以启齿,他立即改口道:“你的妹妹,秦愫,你真的明知她和你是什么关系,还娶了她?”
金光瑶怔怔看着他,忽然流下泪来。他痛苦地道:“……是。”
蓝曦臣斥道:“怎么会没有办法?!那是你的婚事!你不娶,不就行了?就算因此伤了秦愫的心,也好过毁了这样一个真心爱你敬你,从来不曾轻贱于你的女子!”
金光瑶道:“难道我不是真心爱她的吗?!”

【4.对聂怀桑:】
聂怀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多年来四处收集的心爱之物尽皆成灰,呆若木鸡。金光瑶抓起他手掌察看,道:“灼伤没有?”又回头对几名门生道:“麻烦先准备点药吧。”

【5.对苏涉&其他下属:】
苏涉的这份精彩,转瞬即逝。他甚至没来得及吐出一口血,说句或体面或狠戾的遗言,目光里的生气便瞬间熄灭。
金光瑶瘫在蓝曦臣身边,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知是因断手和腹部血流愈发汹涌,痛得厉害,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他眼眶里隐隐有泪光。

金光瑶也像是一会儿都不能再等了。他转头道:“还没挖到吗!”
一名僧人道:“宗主,您当初埋得太深了……”
金光瑶脸色忽青忽白,极其难看。饶是如此,他也没有责骂属下,只道:“加快速度!”

【6.对思思:】
“蓝湛,你知道吗。那个思思,好像是是金光瑶母亲的朋友。”
蓝忘机道:“不知道。”
魏无羡啼笑皆非,道:“我随口一说而已,又不是真的在问你。我在观音殿里那个女怨灵的共情里看到的。她对金光瑶母子颇为照顾。”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所以,金光瑶留了那女子一命。”

【7.对忘羡夫夫:】
金光瑶道:“不敢,我只是唏嘘罢了。含光君苦守那么多年,居然到今日还没修成正果,不光蓝宗主有理由心急,连置身事外者也于心不忍啊。”
魏无羡猛地看他:“什么苦守?什么修成正果?”闻言,金光瑶和蓝曦臣倒是都惊讶了,一个两个,都认真打量起他的神色来,似乎在看他是不是故意装傻。
金光瑶道:“我什么意思,魏公子,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无论真假,这要是让含光君听到了,那可有点伤人啊。”
(↑这一幕太像俩家长替俩懵懂的小年轻着急,莫名有点暖orz)

(↓后面一段好玩的部分,瑶妹好懂的样子hhh)
金光瑶道:“魏公子,我可以理解你激动的心情……”
魏无羡此时只想冲回客栈,冲到蓝忘机身边,语无伦次地告诉他自己的心情,一掌劈翻欲扭住他的两名僧人,咆哮道:“你能理解个屁啊!”
这一掌劈下,七八人都扑了上来,魏无羡霎时眼前一黑,金光瑶在一旁坚持把话说完:“……我只是想告诉你,没必要跑得这么急,你的含光君,他已经来了。”

(↓更好玩的一部分,瑶妹:md被我制住了还敢撒狗粮,吓得我手都抖了)
蓝忘机死死盯着他们,道:“放开他。”
魏无羡却道:“蓝湛!我,我有话对你说。”
金光瑶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
魏无羡道:“不行,很急。”
金光瑶道:“那这样说也可以。”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谁知,魏无羡恍然道:“说的也是。”
说完,魏无羡便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
“……”
“……”
金光瑶手一松,琴弦一撤,感觉颈项间的细微刺痛一消失,魏无羡便迫不及待地朝蓝忘机扑去。

【8.对云梦双杰:】(继续讲道理ing)
金光瑶却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道:“魏公子,你可不能这么想啊。”
魏无羡道:“哦?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金光瑶道:“当然,这很好猜嘛。你无非是在想,太冤了。其实,不冤。就算苏涉不去对金子勋下咒,魏先生你也迟早会因为别的原因被围剿的。”
……
听到“娼妓之子”四个字,金光瑶的笑容凝滞了一下。他望向江澄,思索片刻,淡淡地开口道:“江宗主,冷静点吧,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你现在火气这么大,无非是知道了金丹的真相,回想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你那颗骄傲的心感到了一点愧疚,所以急于给魏公子前世的事找一个凶手,一个可以推脱所有责任的魔头,然后鞭笞讨伐之,就当是给魏公子报仇泄愤,顺便给自己减轻一点负担。
(↑虽然目的是挑拨离间,但是的确是真相……分分钟瑶妹小课堂。)

【9.对蓝曦臣:】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吸进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评论 ( 39 )
热度 ( 165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