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魔道薛瑶】巧克力与舌头汤——兰陵恶友七宗罪联文

兰陵恶友七宗罪联文之:贪婪
文名:《巧克力与舌头汤》
原著:《魔道祖师》
CP :薛洋×金光瑶
七宗罪联文汇总:见下一篇转发。

——创作灵感——
中二日常向(?)的小甜饼啦~不要谈感情线合不合理,我在撒糖。
现代中西方混合paro,有私设,关于地狱的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quq有错误请告诉我。
OOC 归我,人物归原作,有借原著梗。
祝食用愉快~

——正文——

【Part1.】
金光瑶一度以为自己召错了鬼,啊不,恶魔。

那日他将自己的血细细地画了满身,落笔缱绻,饱蘸了鲜血的笔尖轻盈地在上臂、两股、前胸、小腹上游走,符咒开放在苍白的皮肤上,画风像老年的毕加索或者只用了红颜料的蒙德里安。

该死的……还真疼。金光瑶蹙眉,手掌心已经缠好了几层绷带,但菜刀横切入掌心所造成的伤,不是撒撒药就能止住疼痛的。
如果不是书里写着,必须用召唤者本人的血液,他一定去献血车偷血袋,或者干脆骗一个人过来放血,他发誓。

眼前这个“人”黑发黑眼,从面容到衣着都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扔在人堆里充其量就是个长相讨喜的少年人——如果他没有在毫无支撑物的情况下飘在半空,并且背后背着一对皮翅的话。

“请问……是玛门大人吗?”金光瑶犹豫了一下——他没想到真的能成功,虽然他在此之前想好了一系列台词,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西方地狱里,执掌“贪婪”的魔神玛门,到底算是哪国人?嗯……能说英语吗?
要知道,玛门并不是由死去的人类变成的,身为《艾诺克书》中被称为“四方魔王”之一的存在,他原本是耶和华神身边的大天使,后堕天成为魔神。
那时候人类都还没诞生多久吧,估计还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种田……哪来的英语啊……

就在金光瑶纠结语种的时候,穿着一身黑睡衣的少年恶魔懒洋洋地扑扇了一下翅膀,把电脑放在一边(是的,他甚至带了一台笔电),突然他看向金光瑶,两眼一亮,吹了声清脆的口哨:
“哇哦~性感呐!”

口音纯正的,普通话。

金光瑶恨恨地抓起被单裹在身上,转身去浴室洗澡。

【Part2.】
“……普通话是为了和你们顺利沟通后来练的。”少年恶魔摊手,本着职业精神解释道,“你以为你这种半路出家的业余水平,和根本没有修炼过的肉体,可能召唤来玛门大人吗?”

金光瑶裹着浴巾喝了口茶,点点头,继续将一盒巧克力拆开,递到对方手中。垃圾桶里,俨然有三个空盒子,都是零食的包装盒。

少年恶魔满意地接过来,往嘴里一口一块地塞,嚼几下就咽下去:“勉强能吃。”看着金光瑶端着包装盒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不满道:“怎么?不信我?我虽然不是玛门大人,但我是他钦点的中国大区业务主管!专管中国这边的召唤业务。”

“不不,绝没有。”金光瑶从善如流,“那么这位主管,您怎么称呼?咱们这个……签订契约,还要不要搞个什么仪式?比如滴血?签字?按手印?”

“薛洋。”少年恶魔把手里最后一块草莓曲奇塞进嘴里,拍拍手,转身抱起笔电,一边敲敲打打一边歪头看着金光瑶,舔了舔小尖牙,“人类金光瑶,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从你召唤我开始,契约就成立了,我现在把契约上传到数据库就行,滴血按手印那都是什么时代的事儿了?”

金光瑶不动声色地把手里泛黄的牛皮纸线装书塞进书柜角落,微笑道:“我以为会有电影里演的那种冗长的问答和宣誓?”

“也许有吧,我还有同事喜欢撒花呢。”薛洋坐在半空晃了晃小腿,“反正我懒得弄,你召唤了我就当你契约成立。资料什么的我都有,你也不用自我介绍,你召唤我时想的是什么我已经知道了。”

似乎是看出了金光瑶轻轻挑眉之下藏着的腹诽,薛洋嘿嘿一笑:“最近欧洲几个大区那边业绩太好,我这边压力也大嘛。你不和我签约,我这个月目标完不成,就要去第九狱的火焰山推石头啦~”

薛洋的声音是与他面容相符的年轻,不知道是否爱吃甜食的原因,嗓音里还带着一丝甜腻的味道。然而金光瑶却注意到,他黑色的瞳仁里毫无温度,正在充满审视地盯着自己。

金光瑶报以相当骄傲的一笑,眼睛里一闪即逝的冰冷竟与薛洋的眼神不相上下:“当然会签约。并且,如果你为我做事,我会让你享受到极致的乐趣——贪婪的恶魔先生。”

【Part3.】
金家赴英留学的二少爷身边突然多了一名黑衣少年,同吃同行,举止暧昧,集团内部渐渐有流言蔓延。
对了,虽然二少爷另外给他安排了房间,但是据保姆的说辞,她早上在打扫房间的时候,里面被褥是没有被动过的。

“喂,金光瑶。”薛洋趴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书桌旁敲键盘的人,“你跑到英国费了半天劲找到召唤我的方法,这么久了,就是为了让我看热闹?”

“哪能呀。”金光瑶停下手里的动作,笑眯眯地抛出一支棒棒糖,薛洋轻松拈住,“好钢用在刀刃上,现下的局面我应付得来,王牌怎么能现在就打出来?”

薛洋撕开包装,把棒棒糖含入口中,无意间朝金光瑶的电脑屏幕瞥了一眼:“不想笑就别笑,你是被赶到英国来的吧。”

金光瑶笑容不变:“我自己跟父亲说的,以退为进而已。”

“啧,因为和堂兄争夺控制权?你亲妈是你爸包养的情人?是个妓女?”

金光瑶的笑意有点冷:“薛洋,你别——”话到嘴边又强压回去,“我去拿瓶水。”说完推门而出。

薛洋“嗤”了一声,飘到书桌旁边,金光瑶没关对话框,刚才和下属的对话呈现在薛洋眼前。原来关于他和金光瑶关系的流言,已经有些影响到了金光瑶的计划。
他突然想起来金光瑶曾经问过他能不能保持隐身,他说可以,只是会耗费不少魔力,可能会影响让他做别的大事的效果,后来金光瑶再没提过这件事。

但金光瑶不知道,自己只是随口说来骗他的。薛洋想。
不过即便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吧?他应该早就习惯了。恐怕他不仅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微笑着说:“真有意思。”

金光瑶这个人太能忍了,不像他,虽然学了人语,但实在学不会什么叫虚与委蛇。
就像刚才,他只是那么一问,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如果再有人对金光瑶说这种话,他就用镰刀戳穿那个人的喉咙,吊在潘地曼尼南的大门上做腊肉。

现在金光瑶四处布下的眼线和暗桩正在纷纷发挥作用,只有他薛洋大人没事干,虽然看金光瑶坑人也很有意思——比呆在地狱里天天陪同上司巡查有意思多了,但也不免有些无聊。
他想一起坑坑人,那才叫极致的乐趣。

金光瑶推门进来,手里除了攥着瓶冰水外,还拿了一瓶甜汽水,他环顾四周,愣了愣。

薛洋隐身了,没错,他隐身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金光瑶推门而入的一刹那,他就下意识地这么做了。

他看着金光瑶把甜汽水放在桌上,试探着喊了几声他的名字,看没有人应,就自己坐在桌前,继续处理起事务。
背影看起来很漂亮。

薛洋一向很喜欢吃糖,还有其他甜食,近些年地狱经济在路西法陛下和玛门大人的推动下愈发繁荣,但是论及“吃”这项需求上,好像没有谁与他志同道合。

隔壁暴食部的别西卜大人也吃甜食,不过他更爱咸肉类,他手下的那些羊魔人也是。作为掌管着地狱政府食堂的一伙人,他们让食堂的供应几乎都是大鱼大肉。地狱里买不到什么好的甜点——因为根本没什么人喜欢,因此也没有店铺售卖。

哎,从这点来说,人界真好。
到处都可以吃到甜甜的食物,就连金光瑶递给他巧克力的指尖,或许都是甜的……
薛洋眨眨眼:不够,还想要更多。

【Part4.】
金光瑶的计划快要达成了。
这些年来,他一点点将自己的势力安插入集团当中,排挤堂兄的势力。这些他可以做到的事,即便有薛洋这种外挂存在,他也不愿假手于人。
但是对于通过诅咒来让他的父亲身体越来越虚弱这种事,他是乐见其成的。
金光瑶太了解这只老狐狸:为了手中的权力,他可以放弃一切,何况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儿子——“妓女的儿子。”他曾这么当众说过。

薛洋告诉他,恶魔杀人也不是随便一抬眼皮就可以的,如果恶魔有这么强,耶和华和他的那帮天使们早就死绝了。恶魔杀人主要靠的是武力与诅咒,虽然个别恶魔也懂高级法术,不过大多数恶魔都是战士,法术攻击靠亡灵法师的黑魔法。

“那我还是比较喜欢当亡灵法师。”金光瑶听完薛洋的讲述后,说道。他端着一杯红酒倚靠在落地窗边,高脚杯轻轻晃动,酒液反射着葡红的色泽。
“薛洋,你说,我死了会不会下地狱?”

“会啊。”薛洋不假思索地回答。

“哈哈,”金光瑶轻笑出声,“那还要劳烦你,到时候帮我走一个后门了。”

“……好啊~”薛洋一顿,扯出一个笑容来,声音像浸了蜜一样。

“看你的笑就感觉这事不靠谱。”金光瑶所有的吐槽大概都用在和薛洋聊天的时候了,“对了,你们那里对撒谎的人怎么处理?”

“你想知道吗?”薛洋眼睛亮亮的,“拔掉他们的舌头,做舌头汤~我常常做,你要不要试试?”

“不了,消受不起。”金光瑶赶紧摆手,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你这个撒谎精啊,竟然做别人的舌头汤。”

金光瑶今天太爱笑了,笑得有些不正常。

“你……是不是快要完成了?”薛洋开口。

“是,果然是你了解我。”金光瑶弯起唇角,“还差最后一步,送金子勋一路好走,呵……阿洋,就拜托你了。”

“这件事完成,我可是要索取回报的。”薛洋也笑了。

“我明白。身陨灵灭,死后灵魂属于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金光瑶将杯沿凑到唇畔,饮了一口,“可那又怎么样呢?再让我选一万次,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这可能就是你们所说的‘原罪’吧?”他举杯朝薛洋遥遥致意,“祝我们明天都好运。”

酒红色的液体折射出窗外的万千灯火,薛洋走到金光瑶身边,没有接他手里的杯子,而是在他略诧异的目光中,低头在金光瑶唇上重重咬了一口。
“贪婪在我们那儿是美德……”

【Part5.完结篇】
第二天早上,金光瑶和薛洋分道而行。一个去公司开会,一个去金光瑶的堂兄金子勋去公司的必经之路上截杀。

金光瑶并没有对薛洋昨晚的举动作出任何评价,他只是平静地格开了薛洋,语气淡淡的:“明天还有重要的事。”

薛洋心里有点乱,他倒提着比自己还高一头的大镰刀,隐身悬浮在半空中,等待着金子勋的轿车。
马路旁边就是公园里的人工湖,到时候金子勋的车一来,他就用镰刀扎破右侧后车胎,让车撞向路边,然后他再用镰刀一勾一翘一扔,让金子勋和他的车一起沉在湖底——他不介意用点小手段让车沉得快一些,看起来像一场人力所不能及的意外。

金子勋的车出现在路口,薛洋捏紧手里的镰刀杆,突然怔住。
车牌号没错,可是车顶……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玛门大人……?!”

来人身高足有一米九多,漆黑的长风衣随着他一跃而下的动作迎风翼动。他的神情冰冷,手里把玩着两枚鸡蛋大的球形祖母绿。
“贪婪”原罪货真价实的化身,地狱七君之一——玛门。

“您最近喜欢祖母绿了,真好看。”薛洋收回镰刀,单手拎着背在背后,笑着迎上前去,“玛门大人怎么也来人界了……呃!”

玛门抡起镰刀向薛洋刺过去,薛洋迅速抽镰格挡,但随即玛门单手就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

“原来早有防备,不错,所以你们几个里我最喜欢你。”玛门开口,“可是金子勋已经与我签订了契约,你输了。”

“怎么——怎么可能!”薛洋一脸的不敢置信,“金子勋他凭什么……凭什么可以与您……”

“那么金光瑶又何德何能?……我这个成语没用错吧?”玛门的绿瞳幽深,“都是普通的人类而已,他既然有办法召唤到我,我就与他签订契约,这是陛下定的规矩。”

金光瑶……金光瑶!!
薛洋脸上的不敢置信渐渐变为绝望,他奋力挣扎起来,“玛门大人!……咳咳……殿下,让我去——”
下一秒他就被传送回第四狱自己家门口。

薛洋拼命往传送口飞,他深知玛门做事的手段:虽然平时很懒,也不喜欢搞什么与天界的战争,但是一旦做事就会做绝。
然而他终究只来得及听到金家事变的消息。

金家二少爷自兄长意外亡故之后,不断在集团内部排除异己、安插亲信,甚至试图毒杀生父与堂兄,谋求上位。在四天前的上午已经被其父金董事长报案交给警察,在去警局的路上服毒身亡。
千般筹谋,万种光鲜,一朝倾覆。

第四狱与人界四天四夜的时差……从他被玛门大人传送回去的一刹那,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
……
第四狱。
薛洋蹲在自家屋顶上,看天空——当然不是真正的天空,仰头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倒是低头能看到从下方第五狱投上来的火光,夹杂着欢笑声。
薛洋不喜欢光明,他喜欢地狱里的黑色,但是,地狱里没有他喜欢的糖果和巧克力。

身边突然悄无声息地落下一个身影。
“玛门大人。”
玛门无声地递给他一个盒子,薛洋接过来,掂了掂。
很轻,气息却很熟悉。

“这、这是!”
“嗯。契约是强行生效的,所以……金光瑶的灵魂还是要归于地狱,永世不得转生。”玛门说完,振翼离开。

接下来是要让他慢慢养着金光瑶的灵魂,直到灵魂能够塑成人形吗?
还好,他的生命够长,也足够无聊。
他有充足的时间,等待着金光瑶兑现他“极致的快乐”的承诺。

薛洋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屏气凝神地往里一看,惨叫:
“啊啊啊啊玛门大人!你就把一个婴儿这么塞进银盒子里??!”

-END-
阿玦:
hhhh在糖和刀之间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了发糖~瑶瑶和洋洋要甜甜的啊w
玛门出现的原因嘛……既然可以召唤恶魔,那不能只有瑶妹一个人有外挂啊_(:з」∠)_而且薛洋身为主管跑出来和基层业务员抢客户,本身在实力上也是一种不平等,于是就安排了玛门殿下出来踩了洋洋一脚hhh 地狱是个谁强谁说了算的地方,玛门肯把瑶妹的灵魂捞出来给洋洋,其实对洋洋还不错啦~

评论 ( 19 )
热度 ( 117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