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墨长玦

p大/风大/绿蓝/GGAD。
——·——·——·——·——·——·——·——
一只写手/填词/歌策。
微博/B站/猫耳:迟墨长玦。
——·——·——·——·——·——·——·——
专心吃粮产粮,中立不搞事。
Tag会标明,祝食用愉快。
——·——·——·——·——·——·——·——
未经授权,不可商用/二改/搬运。
头像请勿转用,谢谢合作♡

【天刀OL】非仙(4)——燕南飞成仙/鬼设定

(四)本节写手:迟墨长玦

不知为何,每当小姑娘看到那座荒冢的时候,心里总是泛起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有着些微的难过,又有些亲切。在她的精心扫葺下,『荒冢』如今已经不再是荒冢了。

母亲总是笑她孝心来得莫名其妙,伺候一座无名坟冢像对待自家祖坟似的。要知道,她家世代居于这九华山下伐木垦田为生,原本,应是和『江湖』二字没有任何联系的。

原本。

……

『这位小友,请问……孔雀山庄该往哪个方向走?』

小姑娘仓促从墓前起身,来不及拍拍膝盖上的土,回头一看,眼前人紫衣广袖,剑眉星目,竟然有点眼熟。

好像……是佛像头顶那个人!

『孔雀山庄啊,那可有点远了……』小姑娘踮脚朝远处望望——自然茫茫的都是漫草和看不到尽头的小路,『这儿是九华山,从这往西走,要横渡沅江,再走很远很远……呀,』发觉自己也没法说清人家要问的路,她低低地呼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抱歉……我只知道这么多,听说孔雀山庄是「江湖」上的大门派,但是我对「江湖」一点儿都不了解……』

『你想学武功吗?』紫衣人突然开口。

『咦?』

『在下唐突了,』紫衣人似又回过神来,解释道,『方才看到小友对着那把剑发呆,以为……』

『不,我不想学……』小姑娘踌躇着,最终垂下头去,什么也没说。

空气一时有些凝滞。

燕南飞怔忡片刻,道:『那便……也好。』匆匆抱拳道,『多谢,在下尚有要事,便……告辞了。』说罢快步离去。

……

是夜。

明月似霜,稀疏的几颗星子挂在天幕上。

不得不说,这样明亮的夜晚,不是个作恶的好时机。

不过,九华山脚下村落散布,相互之间有一段距离,更何况,对于青龙会来说,将这一整片村落都灭了又有何妨?

燕南飞之墓地处偏僻,不是每个江湖人都知道,但青龙会必然是知道的——那把蔷薇剑还插在碑石正中。

从来没有哪家修墓把兵器插在碑石上的,刀剑斧戈之物,戾气太重不利棺中之人安寝;况且剑锋向下,正对棺椁中尸首胸膛,更是于主不利。

自燕南飞死后,青龙会九华分堂的人便一直盯着此处,可那把蔷薇剑似是仍留有旧主执念,从来没人能拿走,渐渐地也无人再来尝试,原本一直风平浪静,可谁知——

昨夜那把剑竟然悄无声息地不见了!

灾难一朝降临在这户平静的人家。

小姑娘一家都被绑出来拷问蔷薇剑的下落,当燕南飞感应到赶过来时,只来得及救下小姑娘一人。

此地已不宜久留,燕南飞带着小姑娘且战且退,唯恐将她负在背上会被流剑所伤,只有腾出一手将她拢在怀中。

大雨瓢泼,女孩身上带伤,单薄的衣衫贴在身上,肌肤冰凉,如此下去极易伤寒。燕南飞将追兵引到化清寺附近,将她安置在廊下,返身独自出去迎敌。

死前最后一刻已领悟心剑上乘,如今又已是非人之躯,九华分堂这些精锐根本入不了燕南飞的眼。眼看追兵几近被诛灭干净时,燕南飞突然被身后的一声惊叫分了神。

原来一名缁衣刺客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背后,剑锋此刻离少女的胸口已不足三寸!

『卅——』雨声仿佛骤然被尖锐的哨声截断——除了在场亲眼所见的人,大概谁也不会相信。铺天盖地的幽光笼罩在化清寺上空,幽光范围之内皆充斥着巨大的威压。燕南飞整整齐齐的束发冠散开,黑发无风自扬,广袖像鼓荡了狂风一般,但事实上,整片区域里却是没有一丝风和雨的。

女孩被推在一旁,刺客的剑插在燕南飞的胸口,穿透胸背,自背后钻出五寸。

刺客想笑,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手里的剑好像在一池胶浆中搅动,每做一个动作都无比吃力。

两簇猩红自燕南飞眼底燃起,刺客拔腿欲跑,后脑却倏地一凉,随即全身的功力都被一股巨力吸住,不可抑制地流向风池穴,然后被攫取殆尽。

世人不知他死亡经过,竟渐渐流传起他的武功已超凡入境,飞升剑仙;

也有仇者,恨不能他下地狱受油锅石碾之刑,然后转世成豕犬。

殊不知他究竟得了怎样的机缘,抑或执念深重,不曾入地府转生,落得个恶鬼下场,困守人世间饱经折磨。

是了,他燕南飞不是仙,甚至连人也不是,只是九华山下一只孤魂野鬼。堂堂的仪表背后,藏着凶残噬血的真身。

何等讽刺。他想。

女孩睁大眼看着骇人的一幕,惊恐含在嘴里喊不出声,心里有什么剥丝抽茧般苏醒。

为什么,那座荒冢会让她难过又亲切?

为什么,她对『江湖』二字,期待却下意识地抗拒?

遍地残骸与血腥之中,燕南飞抹去唇角的血迹,幽光笼罩的结界里无风无雨,白衣女孩缩在一角,可他不敢回头。

……

『燕……燕大哥?』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迟墨长玦 | Powered by LOFTER